首页 > 玄幻奇幻 > 圣墟 > 第1567章 帝战

第1567章 帝战

小说:圣墟 作者:辰东  字数:4278

 白衣女帝丰姿绝世,穿过迷雾,一步迈出,竟是跨越诸天万界,宛若天仙子凌波而行,杀向大敌。www.35xs.co

她要杀主祭者!

亘古有几人敢如此,可以做到这一步?

虽为一女子,但是她却强势到了极点,哪怕面对诡异源头的至高生物,她也一样出击,睥睨天下。

古史如深渊,一个又一个纪元过去,除却九道一口中那位独断万古,横推一切敌,以及后世三天帝露峥嵘的黄金时代,这世间始终被黑暗笼罩,宛若冰冷的冥土。

不祥源头如同巨大无边的阴云笼罩在诸天之上,贯穿古史,让各族的鼻祖都颤栗,古今兴衰都在它们的一念间,又有几人可对抗,敢打破黑暗?

祭地的路尽级生灵,简直是无法战胜的,整片古史都被遮盖在他们的阴影下。

现在,一个女子直接动手,一言不发就开杀!

她果决地向诡异源头那种路尽级的生物下手!

一时间,人们心血激荡,激动与振奋不已,许多人都忍不住嘶吼与大叫了起来。

不祥的阴影笼罩在历史的天空上,覆盖在各族头顶也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现在有一位女帝要将其中一角撕裂!

“你怎敢?!”

主祭者低吼,连他都非常吃惊,踏上死桥的人根本不可能再回来,那个女子怎么做到的?她便是逆转时光也不行,难有回头路。

可是,现实情况却是,那道身影踏着历史的洪荒时光,强大无匹,乘风破浪,刹那杀到。

衣袂飘舞,女帝踏过万界,沿着时光河流,君临祭地外,强大的气息爆发了,让这片模糊的古地剧颤不已。

轰!

主祭者迅速反击,这里是祭地,绝不容有失,他怕女帝真个杀进来,造成难以挽回的可怕后果。

霎时间,亿万符文照耀,化成汪洋,而后又点燃了,在祭地外绽放,像是有大宇宙被献祭,焚烧着,淹没两人间的战场。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这是一场不可想象的大战!

一时间,道音响彻诸天,主祭者在诵经,盘坐祭地前,纵然让他有损,甚至付出可怕代价,他也要确保祭地无损。

同时,他觉得自己早先托大了,带着祭地逼近现世,结果现在反倒束手束脚了。

只是,他的确觉得有些难以相信,这片被他们的阴影笼罩的旧地,居然再次诞生了路尽级生物,而且是一位跨死桥而去又归来的绝艳女子。

主祭者诵经,无量的符文绽放,浩瀚莫测,超越诸天星斗,亿万万,无穷无尽,便是大宇宙与之相比都微弱如萤火,不足以相提并论。

轰隆隆!

各种法则,古今诞生过的神通妙术等,全都被他一个人在刹那间施展出来,每一个符文都是一种道,杀伤力惊人,撼动古今未来。

路尽级生物,活的太久远了,连他自己都不知寿数了,实在古老的骇人。

这么多个时代下来,他也不知见证了多少英杰崛起,多少巨擘黯然收场,多少冠绝一个大时代的神主与大魔等殒落。

所以,路尽级强者积淀下了无数的玄功妙法,掌握海量的仙功秘法,涉足各种大道之路。

现在,主祭者所施展的就是在过去漫长的光阴中,他所见证过的各种法,各种大道,一切都于此时大爆发!

一瞬间,时光倒流,接着又逆改了方向。

这是其中的一种道,主祭者分出一具身体,直接去追溯时光河流,要去击杀幼年期的女帝。

可惜,他失败了。

白衣女子素手轻扬,像是一柄清冽的帝剑划过历史的长空,斩断洪荒河流,让那追溯时光而上的主祭者眉心裂开,不断淌血

并且,那道时光线断了!

当然,追溯时光线,只是主祭者无量攻击经文中的一种。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在这电光石火间,超越光阴所能计量的间隙,他还有成千上万次攻击。

比如,他盘坐在祭地中的真身,就在拨弄一根弦,那是命运之弦,涉及的层次极高,非常的瘆人。

便是九道一、狗皇等,远隔着时空,此时都灵魂发颤,感觉人生都要被操控了,纵然强如仙王都脑中空白,似已经永远的死去了。

这还是不在战场中,远离是非地的结果,若是稍微临近,甚至看上一眼,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女帝目光璀璨,一眼望去,似已是沧海桑田,看尽人间万象,阅尽命运起伏。

这一击,主祭者自己反发毛了,那命运弦拨弄不下去,他极其胆寒,感觉像是要被反噬了,有可能会被颠倒过来操控命运。

嘣!

命运弦断了,他手指淌血,自身一声闷哼。

而这同样是千万次攻杀中的一种大道。

滴答声响起,在主祭者手指淌血时,竟传出颤音。

接着,无量符文绽放,其中一种攻击无声无息在侵蚀女帝。

那是因果之力!

主祭者的血滴落下来,并非白流,渗透进因果间,针对那白衣女子。

……

可以想象,主祭者的攻击力多么的逆天,随便的一种术一种道,都是震古烁今的绝学,人世间的强者掌握一种,便足可以横行无忌,傲视大半个纪元。

而现在,主祭者信手拈来,随意施展,实在太多了,组合起来后,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主要是,主祭者见证了无数个时代的天纵生灵。

便是那种魔祖、道祖级的生物,在路尽级强者的眼中也不过是生命的过客,是一段回忆,皆为过眼烟云。

相对路尽级无敌强者来说,绝世魔祖、道祖等,难以翻天,一旦被盯上,他们的道路也只是显得稍微惊艳、值得参照与借鉴而已。

在主祭者漫长与悠远寿元岁月中,这些都不过中一个又一个小插曲,记下了那些法与道,至于那些人很快就会被遗忘。

锵!

女帝的发丝划过虚空,根根晶莹,截断无数的因果,各种大道链更是在瞬间崩断了,在那里炸开。

像是星海毁灭,又若古今崩塌!

在此过程中,女帝依旧没有一言一语,更没有像主祭者般施展出繁复与绚烂的神通妙术。

她只有一掌,向前拍去!

主祭者的脸色变了,到了这个层次,越是看似简单的攻击越是让他忌惮。

因为,这等若是舍弃了其他,一意的专注真我,任诸世无量纪元逝去,唯吾真身如一,长固不灭。

女帝的这种专注,这种简单至极的攻击,蕴含了无量道,无穷伟力都早已根植于自身的血肉脏腑筋骨中。

对于她来说,什么大道,什么盖世神通,全都一掌打灭!

轰!轰!

女帝杀来了,要入祭地,掌印拍塌一切,打穿阻挡,让祭地都在龟裂,出现可怕的黑色缝隙,并且那界壁间在淌血!

这景象很可怕,祭地空间难道有生命?

“嗷……”

令人头皮发麻的低吼声传来,祭地最深处有灵位在摇动,让主祭者脸色惨变。

他一声厉吼,不计代价的加持祭地,迎击女帝。

显然,这祭地有特殊的意义,主祭者宁愿自己负伤,也不愿意这里出现任何的变故。

砰!

他加持祭地,但自身却被打了个披头散发,连脸膛都塌陷了,肉身破损的严重。

对于这种生物来说,真身难死,纵是消亡了,如果有人在思念他,在未来的时光河流中记忆起他,也都可能让他复活,这极其可怕。

不过,这种伤害对于主祭者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身体上的损伤,而是精神上的耻辱。

这种女王般的驾临,强势杀到他家门口,在他所守护的祭地中殴打他,轰杀他,让他颜面难堪,有种强烈的屈辱感。

“啊……”

一声怒吼,他竭尽所能,催动无敌法体,进攻女帝。

“你以为专注真我,自身唯一,囊括诸天伟力在自身中,就是正确的路吗?你这个后来者还嫩,差的远!”

主祭者嘶吼,他再次施展诡异的术法,大雾淹没了此地,他要颠覆战局,逆杀女帝。

然而,他一阵心悸,身体刹那绷紧了,感觉要出事儿。

果然,几乎是霎时间,他瞳孔收缩,自身的大雾被人打的溃灭了。

女帝周围,无边花朵绽放,皆晶莹剔透,每一片花瓣都映照出不同大千世界,每一片花瓣上都有女帝身影,更有最为繁复的道纹。

轰隆!

一时间,像是无穷宇宙,无尽时空浮现。

各种光束从那不同时代攻击而来,自那花瓣中映照而出,花瓣上似乎都有女帝显化,在挥动素手,简直要以一己之力,打爆上苍!

砰!砰!砰!

几乎是瞬间,主祭者千变化万的盖世秘术就被击溃了,连他自身都被打穿了,鲜血飞溅。

尤其是他的脸膛,几乎被打的消失。

最为可怕的是,祭地不稳,供奉的灵位等摇动,传出了幽咽声,低泣因,时断时续,恍若就在耳畔,就在身前。

主祭者刚补好的脸,其上的血色就又立刻消失了。

“不要!”他发出一声恐惧的大吼,像是有某种惨烈大祸将要发生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