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111最基本的,不能伤害自己

111最基本的,不能伤害自己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528

 韩晓归立马把他拉了下来,却没拉动。www.35xs.com

见男人箭步往玄关走,喊他。“忘年你干什么去?”

“找人查!”

“不准去!”韩老爷子发了话,“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宋忘年,你注意分寸!”韩晓归说道,“你二舅和韩氏集团联系紧密,把事情闹大了对集团不利。且他是韩氏集团总裁,高处不胜寒,商界对他有意见的人很多,你从哪里查?我们今天下午在医院,医生说了阿寒没有性命危险。你过两天可以去看看他……”

“我现在就去医院看他。”

“宋忘年!”韩晓归站起来,“相思在病房里照顾阿寒,你不用一个人深夜去。”

韩老爷子补充,“大半夜的,阿寒因伤躺在医院,病房就只有相思,你也是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去那不合适。”

宋忘年:“……”难道他还会对黎相思不轨?他只是……担心二舅而已。

转过头,见客厅里每一个人都看着他,眼神不纯。

好像他真的会对黎相思行不轨之事似的。

黎相思这种女人,既冷淡又无趣,还整日拿着嫌弃的眼神看着他。他这辈子看上谁都不会看上黎相思,要是喜欢黎相思,他立马去死。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烦躁地瞥了他们一眼,“不去了,明天白天去,我开车回公寓。”

正要走,就听见韩青青来了一句:“临之哥,我前些天去韩氏集团转了一圈,听员工说寒季成了副总,顶了你的位置。该不会是你因此怨恨二叔,所以就让人……”

“韩青青,你有病啊!”许临之一口回绝,明显生气了。“我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去陷害寒沉,况且韩氏集团刚在欧洲上市,方方面面都需要总裁,我让人开车撞他,把他撞死了,谁接手韩氏集团都会让集团利益亏损。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做一些蠢事?”

韩遇白起身拉住许临之,“二哥,别和青青置气,她心直口快,说话不过脑子。”

走到玄关穿好鞋的宋忘年又折了回来,上下打量了一眼许临之。“要是真如青青说的这样,许临之,你就等着我弄死你!”

“大哥,你也跟着起哄,青青只是说着玩的。”韩遇白即刻补了句。偏头,瞪了韩青青一眼。

韩青青像吞了个馒头,缩了缩脖子。“二哥,我说话不经过大脑,乱说的。大哥,我乱说的……乱说的……”

“小女生心直口快的话才有可信度,你们这些经商的,不就是想往高处爬,为了钱可以杀人么?”

“宋忘年你要是不想在京城住,现在就回澳洲。www.35xs.com”韩晓归被他气着了,说话有点急。“从小到大临之和遇白对你怎么样,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在基地训练,临之经常去看你。你年纪在三兄弟里最小,遇白和临之都让着你的脾气,喊你一声哥……”

宋忘年低声哼了一句,转身离开。“那又怎么样,我得感激涕零吗?”许临之也就来了一次基地,人是去谈事情,又不是来找他。

韩晓归看向韩晓燕和许临之,“临之你见谅,宋忘年他就是这个性子,我都管不住他。”

“都上楼休息。”韩老爷子站起身,扫了眼许临之。“青青只是说一句,就这样沉不住气,作为一个商人,易怒易躁怎么与人相处?”

“外公……”

寒茹随着韩老爷子一块儿上了楼。

卧室是简单的黑色,中式的装扮看起来严肃正统。

“振南,你跟临之置什么气。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受不了冤枉……”

男人偏头盯着她看了几眼,老练的眸子流淌冷光。“你和晓燕做了什么,我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责了一句临之,希望晓燕懂分寸。你,也知进退。”

妇人站在他背后,眼眸的温度随着男人这句话顷刻低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应了声,“我会和晓燕说说,她年轻丧夫,养着两个孩子不容易。做母亲的心我理解,她只是太想让临之出人头地。寒沉十五岁那年我答应过你,不碰他,我就不会碰。”

男人坐在椅子上,点了烟。

烟雾升腾,看不太清他的神情。

安静了一会儿,韩振南问:“谁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大姐?”

寒茹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

那时韩苓突然进了韩宅,她也惊讶了。韩苓很少回国,更少干涉韩家的事。六年前回国时,刚好寒沉也从伦敦回来了,她一眼就看中了这个侄子,对他十分偏爱。

因为偏爱寒沉,韩苓还在京城小住了一年半载。

“明天找人把后院的花房收拾一下,大姐喜欢清静。估计三五天她不走,得看着寒沉康复。”

“好。”

早上,黎相思是被哭声吵醒的。

醒来时,寒沉已经醒了。他把手掌盖在她的耳朵上,见她醒来,朝她笑了笑。

将他的手从耳旁拿了下来,看了一眼他掌心的擦伤。“不管怎么样,要做什么事,最基本的不能伤自己。”

她忘了昨晚是怎么睡着的。

房间里亮着灯,她给黎千程打电话,看着看着寒沉,不知不觉就躺在他身旁睡了。

“呜呜呜”

“呜呜呜”

女人的呜咽声回荡在病房里。

黎相思寻声看去,见吴妈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哭。而后就听见男人说了句,“六点钟来的。”

他的声音还是虚弱的。

黎相思准备起身去看看吴妈,一站起来,男人就拉住了她的手。

偏头,对上他殷切的眸子。

他不让她走,要寸步不离地挨着她。

“吴妈年纪大了。”带着他的视线,一起看向墙上的钟,此刻七点一十。“哭了这么久,对眼睛不好。我去和她说几句话……”

话音未落,病房的门被打开。

寒季和林工相继匆忙走了进来,宫行瑜黎千程也进了门。

“他妈的!谁做的?”吴妈哭得更让人心烦,寒季转过头,“吴妈别哭了。”

“呜哇呜哇~”妇人哭得更大声。

林助理:“吴妈您别哭了,寒总是真的受了伤。”

吴妈继续哭自己的,她时刻记着自己的戏份,就是哭嘛。不过她还加了点戏,把韩老爷子的姐姐喊了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