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121装失忆的寒沉,老奸巨猾

121装失忆的寒沉,老奸巨猾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3027

 韩家大院。www.35xs.com

入夜的韩家老宅安静,院子里地灯亮堂,照亮男人的步子。

韩振南从院子里走了进来,寒茹来给他开的门。

“后院的灯光灭着,大姐没在韩家老宅?”

接过韩振南的外套,挂在玄关的衣橱里。“大姐闲住在老宅人多吵闹,傍晚去了她在京城的别墅竹园。”

“叫几个佣人去照顾大姐。”

“叫了,晚上又被大姐送了回来。大姐说她有伴,不用这些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去打扰她。”

韩振南沉沉地“嗯”了一声,往二楼的书房走。

“振南,你今天忙了一天,还不休息吗?”

“休息?”男人继续走着,“韩氏集团的总裁被人为出了车祸,单凭林工和寒季稳得住韩氏集团?寒茹,这些年我和你相敬如宾,子女儿孙也都互亲互爱。不要在集团的关键时候,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你做的很多事我都知道,只是没有挑明说。一方面是顾及你母家寒氏一族,另一方面是不想闹得难看!”

望着韩振南的背影,寒茹的眼眸渐渐冷了下来。

她知道,是因为寒晴天的事。

自那年韩振南得知寒晴天在精神病院去世后,他对她就变得相敬如宾了。

有时候在一个男人心里,子是凭母贵的。

韩振南喜欢寒晴天,所以就算寒沉十五岁那年才回韩家,而后又出国五年。回国后,处处与他对着干。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冷着他给他选的结婚对象,在集团里也开始不听从管教……

就算是这样,寒沉一出事,韩振南也会心急,且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

不甘心,还是为自己辩解了一句:“我说过,不碰寒沉,就不会对付他。”

“希望是这样。”男人扔下一句话,上了楼。

“……”

韩晓燕的住所在对面的洋房。

沿着被地灯照亮的石块往前走,去了洋房别墅。

二楼卧室的灯亮着。

“外婆,您还没休息吗?”许安安正在敷面膜,电视上放映着韩遇白演的电视剧。

寒茹朝她笑了一下,“我来找你妈妈说点事,你继续看你的电视。”四处看了一眼,“临之今晚不在家吗?”

“哥哥说今晚公司加班,就不回来了。”许安安转过头,“外婆,前天晚上舅婆说的那些话,她是觉得是哥哥派人撞了二舅吗?哥哥虽然性子要强,但还是不敢害二舅的性命。毕竟……毕竟二舅是您的亲儿子。”

亲儿子……

寒茹:“别多想,你舅婆年纪大了,说话说得不好听而已。你敷完面膜,早点睡。”

“好。”

“……”

韩晓燕洗完澡出来,便见寒茹坐在沙发上。

走了过去,“妈?”

寒茹放下手里的财经杂志,抬头看了她几眼。“坐。”

韩晓燕坐了下去,寒茹对面的沙发上。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寒沉更改了集团上市欧洲的时间,并查出了咱们安插在集团的几个人员,绕开眼线,不声不响就站稳了欧洲市场。对于这一点,我也心有不甘。”

“那天特意提及,要临之自己想办法,不是不管你们娘两,是言语激励,想看看凭着你们自己的本事,能做到哪一步。”

“可是你……你太冲动了!你怎么能让人去撞寒沉?若寒沉真的死于车祸意外,整个韩氏集团会陷入崩盘的局面。一时半会儿难以把整个集团聚拢,刚上市欧洲的分公司也会被影响。”

“尤其,振南和大姐要是查到证据,大姐绝不会轻饶了你!”

韩晓燕攥紧了沙发的被套,迫切地解释:“妈,不是我做的。寒沉在雨花路出车祸,真的不是我,更不是临之。”

“临之那几天都在韩氏集团加班,又去了帝都谈合同。一直到大姐回京城让管家把所有韩家人叫回来,临之才回来的。”

揪着沙发一角,神色有些慌乱。“那天您说您对临之失望,我心里埋怨过您。也想过……想过把寒沉解决一了百了。而且,我也确实让人这么做,车子和地点以及监控都计划好了。”

“但是妈!”韩晓燕抬起头,“这场车祸真的不是我做的。我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他已经被车撞了。不信的话您可以去查,我可以把雇佣的人所有的资料,以及准备在哪里动手,准备抹掉的监控设备都告诉您。”

寒茹看着她。

不像是在说假话。

“好了,你也别太激动。我只是想告诉你,凡事要给自己留后路。不能冲动,同归于尽是下策,让对方身败名裂,自己安逸一生才是上上策。”

主楼的书房里,韩振南坐在椅子上,看着书桌笔记本电脑里的监控视频。

听着由窃听器传过来的,监控视频中两个人的声音。

正是对方洋房里,韩晓燕房间的一景一物。

合上电脑。

入了夜的医院。

黎相思从阳台外走了进来,拿着手机往卧室走去。

进门,便见男人坐在床头,靠着靠枕,一双眼睛盯着她,视线满满当当都落在她的脸上。

笑了笑,一面朝他走,一面说:“刚刚姑姑给我打电话,问了我你的病情。”

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掖了掖被子。

用遥控器调了个台,放《甄嬛传》。

转过头,又见寒沉傻傻地盯着她看,仿佛他的目光就长在她身上似的。

轻笑,“我忘了,你还没恢复,不知道姑姑是谁。她是个很漂亮的人,以前我上高中的时候,她还经常请我吃饭。你也在,经常蹭我们两的饭局。”

寒沉歪了一下脑袋,表示自己不懂她在说什么。

黎相思不禁“咯咯”地笑了两声。

伸手摸了摸寒沉的脸,“寒沉,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真的好可爱。”指腹拂了一下他脸上的擦伤,眸子瞬间冷了几度。

细细凝着他的伤口,呢喃:“疼不疼?”

手被他拿下,握在手心里。

靠近,略胆怯地一点点离近,试探般地想去吻一吻她的脸颊。

快要碰到她脸颊时,又蓦地停了下来。

黎相思也顿了一下,偏头看他时,眼眉微拧。

就看见男人眸子垂了下来,语调惆怅:“我很少亲她,她对我很薄凉,那时我总以为她很厌恶我。后来知道她是在意我的,但吻她的时候,她也会排斥,好像不太愿意被我靠近……”

“没有!”拉住他的手,起身就坐在床边,他的身侧。

------题外话------

28号的(明天)先更一章。

最近开学,事多。昨天晚上多写了两千字,就先发出来。怕今天明天码不够四千。

没看懂为什么是黎千程撞寒沉的读者朋友再把前面的连着看一遍,我就不挨个去解释了~

我还在抢高铁票呜呜呜,又要去长沙上学了。临近开学,我的指导老师才说:王同学,您的十二篇论文呢?

我:“???”嗯?

他还在群里拍了我上学期交的一篇论文――论礼仪仁孝的发展变化。附注:以后谁再交这种东西给我,我就挂她经典阅读。

(这篇是上学期他催作业,我实在写不出来,就用论孟导读课的一篇作业交的。妈妈的!谁知道他和论孟导读的老师关系好,竟然还知道论孟导读课布置的论文作业)

早点睡,不和你们唠嗑儿啦~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