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137韩苓:让寒沉背锅

137韩苓:让寒沉背锅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595

 ——就是这辆车!

见车身出来,颜城死盯着屏幕喊了一声。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黎相思也盯紧了电脑屏幕,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只有坐在黎相思身后,扒着她手臂的寒沉注意到了,韩苓和吴妈的窃窃私语,以及两人脸上很不自然的表情。

屏幕中,寒沉提着一个袋子走入斑马线。最开始步伐很快,走到中间时放慢了速度,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掏出手机那刻,一辆黑色的奔驰迎面撞了上来。

后一秒,就见男人倒在几米外的马路上。

紧接着,奔驰的驾驶座车门打开,出来了一个男人……

黎千程?

颜城看着屏幕,诧异“哥……怎么会是哥?”

黎相思也默念了一句“哥……”

抬头,“城城,你没有把我和寒沉的婚后关系说给哥听吧?”

摇头,“我没有,你不让我说,我一直没有说。就连这次制造惊喜,我都只是说你和寒沉最近几天闹矛盾。”

女孩眸子一冷,捞起茶几上的手机就要给黎千程打电话。

刚要拨号码,就被韩苓抓住了手,将她的手机从她手里拿了过来。

笑容略僵硬,“相思,这件事情也不全是千程的错。35xs”

被黎相思看了一眼,韩苓觉得后背更凉了,求生欲很强,“也不是姑姑的错,姑姑是在阿寒出事后才赶回国的,绝对不关姑姑的事。”

吴妈即刻附和“是的是的,不关苓姐儿的事。”为了让诚信度高一些,吴妈还使劲儿点头。

韩苓被黎相思的视线盯得有些不自然。

松开她的手,目光落在黎相思身后那看起来傻乎乎的侄儿身上。

寒沉被韩苓看了一眼,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下一秒他的想法就应验了。

就听见韩苓开口“相思,这件事情不能全怪你哥哥。千程是、是个不错的好孩子,要怪……要怪就怪阿寒,都是阿寒的错。”

寒沉“???”

“真的。”韩苓手掌放在心房处,秉明自己的真心。

“千程撞了阿寒,阿季和林工得知我回了国,就将千程带到我那去,三个人来认错。”

“他们的解释我都听了一遍,大致是这样的是阿寒让他们几个策划的车祸,阿寒不是和你闹矛盾了吗,就想着以此来修复你们的关系。”

“他们提前实行了计划,雇佣的人胆子太小临时逃了,因为你哥哥是检察官,所以就让他临时上阵顶替。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谁知道千程那小子没分寸,一脚油门冲上去没刹住车,就真把阿寒撞了,撞断了阿寒一根肋骨,还把他撞成了脑震荡。”

“所以其实追根究底,都是阿寒的错。”

寒沉“……”擦,亲姑姑?

韩苓觉得自己的话可信度还不够,又拿出手机,翻出几张照片。

黎千程宫行瑜,寒季和林工一一闪过。

“我已经惩罚过他们四个,千程抄了一个多星期的红楼梦,都抄得晕倒了。阿季林工和宫行瑜三个人也没干过粗活,我让他们修了一个多星期的花圃,一双手都磨出血了。”

“相思……你别生他们的气。更别气千程,别不理他。那晚我惩罚他,他求我别把真相告诉你,怕你不理他。”

黎相思一时间,语塞。

事情绕绕转转一大圈,还是回到原点。

不是商界的敌人和竞争者,不是韩家的人,谁都不是……

竟然是寒沉设计自己,然后阴差阳错把自己撞伤了?

清冷的眸子眨了眨,抬眸看向韩苓。“姑姑,我不生哥的气,也不怪寒季林助理和宫先生。”

转头看了一眼寒沉。

男人倒吸一口凉气。

稳住自己,依旧装着一副乖巧懵懂的样子,见她看他,便呆呆地抬起头朝她笑了笑。

“这笔账,等他好了我再和他算。”

寒沉一口气提到嗓子眼,韩苓你好样的!什么脏水都往他身上泼。

明明这次车祸他一概不知,不仅受了伤,现在还背上幕后主使的屎盆子了?

韩苓起了身。

她觉得还是先走为好。

被黎相思多看一眼,她都心慌。

“相思啊,那你就照顾着阿寒,姑姑先走了。你别生阿寒的气,他只是在乎你。姑姑……姑姑就先走了……”

吴妈立马跟上,“夫、夫人,我也先走了。”

两人一前一后火速离开了病房。

走到走廊上。

韩苓拍着胸口,忙地呼气。

可紧张死她了,差点暴露了。

吴妈走在她身侧,也在喘气。“苓姐儿,你把名头扣在二爷身上,他恢复之后会不会找您……”

“他现在还是个二傻子,恢复之后要是听相思说起这件事,我可以打死不认账,就说是阿季和相思说的。”

“一定不能让相思将千程找过来,黎千程妹控,面对相思,他就是一个白萝卜,清清白白一丝谎言都藏不住。肯定得把我供出来,把我供出来,相思以后就不喜欢我了。”

“把罪名扣在阿寒头上怎么了?谁叫他惹相思生气?要不是他做错了事,相思会和他吵架吗?不吵架,两个人的关系能闹僵吗?不闹僵,我会进来干涉这件事,造、造成真车祸吗?”

吴妈点点头,“对哦。”

走到韩苓身旁,念着“二爷确实做错事,去年的今天,夫人做了一桌子菜等着他回来。夫人跟我学了几个月呢,手指都破了,可是二爷还是没回来。菜都凉了,我看着,心都凉了半截。”

“还有这事?”

“嗯嗯嗯。”

进了电梯,韩苓对着电梯的倒影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有些人作着作着,媳妇儿就没了。”

吴妈“没错,不能再让二爷这么作死下去了,再作夫人就跑了。”

整理完头发,韩苓对着倒影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

刚刚被相思吓得发型都乱了。

“我的那位好朋友,电脑技术一流,全国数一数二。国际上也是有名的高手,怎么黑一段视频,还被人给解码了?难道他技术退步了,生疏了?”

吴妈“说不定是他老了,被后生赶超了。”

“不可能。”韩苓看向她,“秦司霆和阿寒差不多大,二十五左右。”

吴妈“不定因素很多,说不定他遇上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