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196岁月安然,这是被我收藏的女孩子(一更)

196岁月安然,这是被我收藏的女孩子(一更)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665

 黎相思睡醒,已经是三个小时后。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初秋已过,午后的阳光刺眼却很温柔。

窗帘拉开了一半,将主卧另一边照亮。床上没有太阳光直射,只有一星半点的光影,懒散地洒落。

前几天寒沉让花匠培育了新一批的百合花。

阳台的玻璃窗未关,午后的风缱绻百合花的清香,落到了黎相思鼻尖。

她喜欢百合花。

见过她的人,便知道这是以花喻人。

——生来高贵,脱俗如一方净土。

黎相思睁了睁眼,将纤细的胳膊从蚕丝被里拿了出来,手背放到嘴巴上,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

脸颊落下一个吻。

黎相思求生的本能,令她脖子一缩。无意识般就开了口,“年华不要了……”

寒沉就坐在床边,他刚进门不久。

手里拿着一碗南瓜粥。

走到床边,便见床上一小团小小地动了动,是要醒了。

床是高脚床,他们结婚那年,韩苓没回国,却让人送了他们一张床。

床很大,韩苓还特意打个电话回来,叫他没事的时候就多和相思躺一躺,说这张床她找师傅开过光。

能保佑他两早生贵子。“……”

黎相思很娇小的。35xs

做了艺人后,踩高跟鞋的次数频频增加。她穿着高跟鞋,加上身体比例很好,一米六的身高,视觉上看有一米二的腿。

其实,在他怀里就小小的一团。

像糯米丸子似的。

他站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睁了睁眼皮,却又很懒睁不开。

于是便坐到床边,低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却没想到她连眼睛都还没睁开,整个人如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的求饶。

大抵是,他有点凶了。

人在认错的时候,主观意识是自己理亏,会一个劲儿地附和道歉的对象。

所以,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黎相思又温柔又体贴。

频繁撒娇,实在令人招架不住。

寒沉又亲了亲她,心疼地拂了拂她的脸颊。

将遮住半边脸的长发放到她而后,捏了一下她的耳朵,“醒了吗?”

将南瓜粥放在床头上,隔着被子将她抱起来。

女孩睡得迷迷糊糊,睡眼惺忪,一双眼睛上的浮肿还未完全消退,这确确实实就像一只猫了。

“饿了吗?吴妈做了南瓜粥。”

黎相思依旧没睁眼,转过身,一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摇脑袋。“还没睡够。”

寒沉被她这幅死气沉沉的懒样子逗笑了,“没睡够也要吃饭,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一直还没吃过东西,不饿吗?”

说起饿,黎相思突然觉得有点饿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吸了吸气。

慢慢直起身子。

将眼帘渐渐打开,模糊的视线里映入男人轮廓分明的脸。

他嘴角带着淡淡的笑,看起来极温柔。仿佛一卷溪水,从山间流淌而来,所经之处晕开了山花,芬芳了绿草。

很明显的差别,与他生气起来,惩罚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小脾气一来,黎相思往后挪了几步,就踹了他一脚。

力气很小,踹在男人身上,就跟棉花弹了一下并无区别。

寒沉是这么觉得的。

她略迷糊地望着他,还是觉得委屈,又抬脚,踹了他几脚。

皱了皱脸,“寒沉你欺负人!”

寒沉就坐在床边,一只手撑在床沿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还没睡醒,有着几分起床气,心里还有点委屈的小妻子。

怎么说呢。

左上方的位置,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变得很软很软。

又像是採拮了三月山寺下的桃花,一片放入心间,涌起无限的暖意。

就这样看着她,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被她捂热了。

就只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地疼惜,看着她笑的样子。

寒沉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起了身,弯腰将还在发小脾气的女孩捞了起来,“下楼吃饭吧。”

脑袋搭在他肩膀下,慵懒地躺着。

不说话,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寒沉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半阖着眼,嘴唇开开合合在念叨着什么。

声音特别小,他听不清。

下了楼,四下安静。

吴妈清晨去了竹园,所以梅园只有他们两个在,安静得可以听见墙上钟表的摇摆声。

到了餐厅。

男人将她放在椅子上,而后去微波炉里端来了已经做好的午餐。

一碗西红柿鸡蛋汤,一碗白米饭,一碗南瓜粥,一盘煮好的虾。

他坐在她身旁,嘴角忍不住上扬地看着还在犯困的她。“想吃哪一个?”

黎相思虽然还有些困,犯着迷糊。

但也醒来了一会儿,从楼上到了楼下,空间宽阔的别墅,风吹进来回旋两周,落在她脸上,令她清醒了几分。

转过头,一双漂亮的眸子就瞪了他一眼。

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南瓜粥,送进嘴里。

又连忙舀了两勺,快快地咽下去。

“我不和你抢。”

黎相思没理他,又喝了一口西红柿鸡蛋汤。

“好吃吗?”男人问她。

黎相思点点头,实话实说。

寒沉又笑了一下,比之前单单看着她吃饭,笑意深了许多。

他戴了手套,很娴熟地开始剥虾。

剥一个,便递到她嘴边,黎相思也很自然地张嘴,吃掉。

午餐,很安静地进行了一阵子。

餐厅的设计是黎相思喜欢的,面朝落地玻璃窗,窗外是寒沉让花匠刚培植不久的百合花。

水缸里还种着一些睡莲,懒洋洋的。

日光从窗外透了进来,落在瓷砖上。米白色的瓷砖,将柔和的日光折射,有一些落在男人的侧身,女孩的脸庞。

黎相思稍稍抬眼看了他一眼,寒沉正认真地剥虾。

还没等她收回眼神,男人便剥好抬了头。

他是笑着的,温软柔和,如春风拂过,碧水蓝天。

两双眼睛对在一起,视线在光晕里重叠。

黎相思从他的桃花眸里看到了情,仿佛在无声地说

——我不知道什么是共度余生,但好像就这样看着你,只是静静地吃饭,就看到了我们老去的样子。

岁月安然,这是被我收藏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