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280秦司霆找到颜城(二更)

280秦司霆找到颜城(二更)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522

 “你疯了!”将她从自己身上扯起来,“他找你,是为了让你给颜倾做活着的人体器官储藏器。35xs等哪天颜倾器官不行了,他又要用你的。世界上男人很多,别绑在一个人身上好不好?”

“丑宝,你当年和寒沉结婚,他对你不好,我也说过这句话吧?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相思,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别绑在寒沉一个人身上好不好?

——我喜欢不上其他人,这辈子可能只喜欢他一个了。我不想孤独终老,想再和他走一段路。

黎相思顿时不知该如何接她的话。

好一会儿,她才生硬地开口:“寒沉……和秦司霆不一样,寒沉他以前是喜欢我的。而秦司霆,接近你是带着目的,他从一开始就在骗你。被骗一次就变成了这样,下一次可能就没命了。”

“城城,离开京城好不好?”

黎相思要求她了。

颜城站起了身,将手里的勺子放下,又将黎相思拉了起来。“你不用劝我了,我想再试一试,就和你当年一样。试成什么样,都由我自己承担。丑宝,我不会死的。我要看着你快乐度过二十八岁的生日,我还要做你宝宝的姨妈。”

她不会死的。

她要活很久很久,要看着黎相思幸福。35xs等黎相思老了,她就跟着老。黎相思离开了这个世界,她也跟着她一起。

这辈子已经没什么好牵挂的,黎相思就是她一生的希望,是她的守护。

“黎小姐?”屋子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黎相思警惕性地将颜城往自己身后藏,抬头,就看见秦司霆站在几步外。

男人戴着眼镜,身上与生俱来一股英伦男人优雅的贵气,看起来十分好相处。

但只有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杀人凶手,他害苦了她的城城。

还没将颜城的手拉紧,原本应该站在她身后的女孩,突然撒开她的手,往秦司霆那边跑。

还听到颜城喜出望外的欢笑声:“司霆。”

等黎相思看过去,颜城已经钻进了男人怀里。秦司霆正低头看着她,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应了一声温柔的“嗯。”

“颜城!”

你是不是在犯贱?

这句话黎相思没有说出口,她的城城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值得最美的词汇来形容她。

虽然她气急了,但也不会骂颜城。

“相思。”颜城终于不笑了,从秦司霆怀里转了个身,看着她。“相思,司霆和我说了对不起,我原谅他了。35xs颜倾以后和颜母住沁园,司霆和我住在另一栋别墅,城东那边,叫梨园。”

“他已经找了医生,会替我修复好身体,眼睛也会好的。”这时才笑了,“相思,我像你那时说的一样,想再给秦司霆一个机会。你看你成功了,说不定我也会成功。”

黎相思看着她,只觉得喉咙被什么堵住了,生硬的嘶疼。

什么都说不出来。

“相思,司霆以后在京城发展,留在京城的日子多。我们见面的日子也会很多的,如果他对我不好,你就和寒沉给我撑腰,收拾他。”

“我……”

没等黎相思说完,颜城又打断了她。“我不想离开京城……”我想留在有你的地方,京城有你的气息,空气围绕着我,让我有力气继续活下去。

在意大利的那几个月,她差点就活不下去了。

哽了一下,继续说,“我不想离开京城,我还喜欢司霆,想和他在一块。”

看着黎相思那张冷到有些阴郁的脸,颜城的心也渐渐疼了起来。

世界上,只有她的丑宝爱她,在乎她。

“城城。”除了喊一声颜城的名字,黎相思无法说出其他的话。

颜城扯了一下秦司霆,脸还是朝着黎相思的,面带笑容。“司霆你和相思说,你以后会对我好的,让她放心。”

“寒太太……”

“抱歉。”黎相思走了过来,顺手拿着颜城那杯还没喝完的幽兰拿铁,路过秦司霆便一整杯泼在他身上。

控制的力度刚刚好,能完全泼进他的西装,却不会让他怀中右侧的颜城身上沾到半分。

“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你伤害她,会下地狱的。”抬眸,“你真的很该死。”

“好了相思,你诅咒他死,那我不是要守寡吗?”

黎相思偏头看了一眼颜城,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提了一下肩上的channal包,“城城有半分损害,你第二天会看到被下了毒的颜倾躺在沁园里。我心疼了几分,也得让你疼回来。”

黎相思就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颜城让她心疼了,她无法排解这种疼痛,便要在秦司霆身上加倍找回来。颜倾能让秦司霆心疼,那她就让颜倾去死。

从夏风身旁路过,黎相思出了砖石屋。

一辆保时捷turbo ca

iolet从远处驶来,停在黎相思身旁。

黎相思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秦司霆叫你过来的?”怕她和秦司霆打起来?

“他的助理夏风给我打了个电话,就过来了。”寒沉给她系好了安全带,起身时从黎相思那边的车外后视镜,看了一眼从砖石屋里走出来的秦司霆和颜城。

“他们两个,和好了?”

黎相思有点郁闷。

将寒沉推了一下,“年华开车吧,我不想看到那个男人。”看到秦司霆,她头疼。

她和颜城能变成这么好的朋友,倔强的性格也是原因的一部分。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颜城不要那么执着。

可她偏偏又用之前她说过的话来堵住她的嘴,黎相思反倒是哑口无言。

多说一句,仿佛都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能给自己和寒沉一个机会,却不准颜城再给秦司霆一个机会似的。

寒沉“嗯”了一声,保时捷离开了。

颜城拉着秦司霆的手,像以前一样,很是甜软地靠在男人怀里。

看着黎相思进了保时捷,看着保时捷离开。

直到连车尾都看不见,颜城脸上的笑才消退,整张小脸都冷淡下去。

松开秦司霆的手,从他怀里走了出来,往路边的超跑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