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285你的心里,装着她(二更)

285你的心里,装着她(二更)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508

 为什么这么想逃?他不懂。35xs

他只知道,他要将她绑在自己身边。已经被她逃走了四年,一不小心又被她跑掉,逃走四十年该怎么办?

他想不了那么多。

看着黎相思,宠溺地笑了笑。“哥哥没生你的气,当时在气头上,给妹夫打了个电话。哥哥不会跟你生气,你一辈子都是哥哥的小仙女,哥哥会一直保护你。”

他只是在和自己生气而已。

“那侑夏是你的什么?”看着他,很直接地问。

男人眸光一晃。

过了一会儿,将手里提着的篮子摇了摇。“摘好了就回屋里。”

黎相思没再问,只是转过身去摘草莓。

黎千程站在她身后,脑子里还回旋着她刚刚那句话——那侑夏是你的什么?

侑夏是什么?

是第一个惊艳他的女人,第一个在他面前嚣张傲娇的女人,第一个将他打趴在jun校训练场,还趾高气扬说他不中用的女人。

也是第一个,让他刻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的女人。

很多年前,在他无意中闯到澡堂,碰到裹着一根宽毛巾,昂着脑袋骂了他一句“禽兽”的侑夏。

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他就知道,这辈子栽在这女人手里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org

“……”

“哥,我觉得你可以换一种方法。有时候自己认为的好,在对方眼里是刑罚。”

“寒沉曾跟我谈以前,他被我的冷淡刺伤,越来越伤。可那时候我不是这样觉得,我只是一味地不想阻碍他。想着,既然他不喜欢我,我就不让他烦心,便走远点。”

“想着联姻让他失去了自由,被韩家二老管束,便想放过他,与他离婚。”

“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我怎么能用冷眼冷言对待自己爱的人,怎么能用自以为的对他好,单方面处理他的人生?”

转过身,将手心里的五颗草莓放进篮子里。

手指上沾了一些灰尘,黎相思拍了拍。

“哥,我看出来了,你喜欢侑夏。”指尖在黎千程心口上点了一下,“这里,装着她。”

拿过黎千程手里的篮子,“我先回屋了,去洗草莓,等会儿你也进来吃。”

黎千程没声。

黎相思也没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园子。

佣人去洗草莓了。

黎相思去到客厅的时候,客厅里多了一个人,是黎可期。闪舞小说网www.35xs.org

黎可期回来,黎老爷子也开心。正在和黎可期谈笑风生,说的都是黎可期在娱乐圈拍戏的事情。

“姐姐。”黎可期见她来,喊了她一声。

黎相思应了一下,走到寒沉身旁,挨着他坐了下去。

“可期,你别太拼了,别把身体熬坏了。”黎老爷子关切着。“其实可期也不小了,也可以像相思这样隐婚。结个婚,再继续自己的事业。要不我和正华给你留意着?”

“不用了爷爷,我还不想结婚。”黎可期笑着推脱。

她买了一大堆补品,忙地说“这么久没来看您和爸爸,我挺愧疚的。我喜欢艺人这个工作,所以也很乐意跑通告,将行程排满,希望在年轻的时候多做点事。以后我会多回来看您的爷爷。”

“刚刚您说的搬回来……我就不搬了。有时候拍夜戏,通常都回不了家。姐姐知道的,拍夜戏很常见,我怕打扰您休息。”

黎相思“我很少拍夜戏。”这一点是真的,因为黎相思怕黑,她便很少拍夜戏。

与导演制片人商量剧本的时候,江淮总会提前说明黎相思不拍夜戏这一条,有时候会拍几条,但都会很早收工。

黎可期脸僵了一下。

在心里狠狠剜了黎相思一眼。

黎相思,当真什么都要和她对着干。就连说话,都要与她反着来。

“姐姐和我不一样,她晚上得回家,姐夫在家。我是一个人,而且我想拼命点。以前妈在的时候,我总是一副小姐样子,不懂为自己的明天努力。现在她不在了,我才知道万事都得靠自己。”

“好了不说这个。”黎老爷子岔开话题,免得说到黎可期伤心的地方。

舒英去世后,黎可期搬出黎家那晚,他看着女孩带着仇恨的眼神,心里是觉得黎可期怨恨黎家了。

但毕竟这是自己的孙女,如果她还肯回来,他也一样认她,和以前一样对待她。

舒英的犯的错,她已经自己承担,黎可期是无辜的。

黎千程从后边走来,笑着“宝贝儿,佣人把草莓洗好了,做了水果沙拉。”手里还拿着玻璃碗,一面说一面往黎相思这边走。

将碗递给她,黎相思接了过来。

起身时才看到客厅里多了一个人,在黎可期脸上停了几秒。

女孩立马甜甜地喊他“哥哥。”

黎千程也应了她一声,停了几秒,开口“佣人做了两份,你要不要吃?”

黎可期“好呀,谢谢哥哥。”

黎老爷子留他们住下。

黎相思和寒沉没住,回了梅园。黎千程也说有事,和寒沉一起出的门。

黎可期留了下来。

晚上陪着黎老爷子看了一会儿电视,夜深了,便扶着他去楼上休息。

给他掖好被子。“爷爷,那您早点睡,我回房间了。”

“可期。”黎老爷子喊住她。

黎可期转过身,“怎么了爷爷?”

“可期,正华是关心你的,千程也是。千程只是嘴上刻薄了些,但还是把你当成家人。”

黎可期笑着,“我知道的爷爷。”

“你妈妈的死,黎家有责任。但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给相思下毒。她下了双倍的海檬树果粉,已经是剧毒中的剧毒。相思能活着,是万幸中的万幸。”

“我们没有人逼她自杀,正华那时候在气头上,话重了点。她的自杀,也是意料之外的事。你不要怨恨正华和相思,如果心里不平,就记恨我吧。”

“爷爷,我没有。”黎可期走了过去,坐在床边。

抿了抿唇,略显可怜。“爷爷,我没有因为妈的事生怨气。这两年来我已经释怀了很多,也想通了。”

“只有一件事,我还是有些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