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315从来没有这么想输过(四更)

315从来没有这么想输过(四更)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654

 侑夏管不起,正烦躁挠脑袋,随口问:“黎千程你要得起吗?”

“要不……”那个起字还没说出口,侑夏挠头时余光一撇,瞥到了黎千程手里的牌。www.35xs.org

抬头,就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好像在说,你再说一句“要不起”试试?

黎千程捏着纸牌的棱角,旋即在桌上扔出一个炸弹,而后又扔了一张方块k,他没牌了。

赢了。

他们这组赢了一局,最后输的几率就很小了。

黎千程洗牌,拿过寒沉的牌,草草甩了一眼,顿了一下。他拿着一对王炸,就两张牌,一对王炸,他一直没要牌。

可以的。

“……”

后三局又是艾北和sa赢了,因为他们是寒沉的下家。

最后一局。

只要蓝九和林助理赢了,寒沉就稳输。若蓝九和林助理没赢,他们两组还得扔个骰子定最后的输赢。

黎千程仿佛跟他的下家蓝九林助理杠上了,每次出的牌都很大,完全不给他们出牌的机会。

所以蓝九和林助理一直在喊过,每次都把出牌的机会直接甩给寒沉和黎相思。

黎相思很快就只剩两张牌了。

一对红桃j。

寒沉瞟了一眼,看到了她的牌。闪舞小说网www.35xs.org

下一秒,黎千程出了一对方块3,林助理跟了一对梅花6,黎相思立马把那对红桃j扔了出去。

她赢了。

寒沉目光落在对面的黎千程身上:故意的?

黎千程:嗯,故意的。我没输,也不让你输。

寒沉:神经病?我吻相思跟你亲侑夏有什么关系?

黎千程:我没亲到,你也别想。

寒沉将手里的牌扔在桌子上,拉着黎相思起身。轻哼了一声,仿佛在说:老子能行驶一晚上丈夫的权利,你管不住自己的女人,就享受被冷落的滋味儿。

“寒总等一下,还没惩罚输的玩家,”艾北立马喊住寒沉和黎相思。

这时,蓝九和林助理不约而同地偏过头,互相看着对方。“……”

蓝九立马窜起身,“合着我和林工是你们的炮灰?”

侑夏笑了:“愿赌服输,蓝九快点亲。林助理,长得不差啊。”

“侑夏你有毛病?”

寒沉:“你嫌弃林工?”

“我……”蓝九的话刚出口,就被人堵住了嘴。

艾北捂住了嘴巴,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侑夏也怔住了。

就连黎相思,都愣了几拍。www.35xs.org愣着愣着,便抬头看了一眼寒沉。

寒沉立马摇头,搂着她往棋牌室外走,“我和林工不一样,我喜欢女的。”

在客厅吃了点甜品,寒沉和黎相思早早地去三楼睡了,还锁上了门。

房间隔音效果特别好,里面开枪,外边都听不到声音。

寒沉很满意。

艾北和sa也各自回了房。

蓝九往二楼的洋房走去,开了门,后边又跟来另一个人。他吓了一跳,看着林助理,嘴唇都抖了一下。吞吞吐吐,“林、林工,旁边还有一间中式卧室,你可以……”

“我喜欢睡西式卧房。”他直接走了进来,“床很大,睡两个人足够了。”

蓝九还站在房门口,手扶着门框,迟迟没转过身。

林助理坐在床畔,“小九。”

蓝九:“……”

侑夏在屋顶看了许久的星星,尤其是夜空中那刻北极星。

起身的时候,才发现黎千程坐在她身后的椅子上。男人静静地坐着,不注意看,还以为是黑夜中的一尊雕像。

还是把她惊了一下。

“夏夏,我记得以前和你说过一个北极星的故事,还记得吗?”

侑夏拢了拢身前的棉袄,入了夜的冷风,又是在山顶,冷得很,仿佛要将人的骨头都冻麻了。

“不记得了。”她随口说了一句,看都没看他,就进了玻璃门。

有什么好记得的?

心里这么默念,但她还是记得很清楚。

jun校的夏天,有蝉鸣,有蛙叫。她和颜倾坐在樟木树下,黎千程跑了过来,递给她两一人一颗糖。

指着天上的北极星,“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关于北极星的。”

无论日月星辰如何变幻,夜晚的北极星,一如既往定在相同的位置。

以它固有的轨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运行。

因为它在等人,怕自己走了,等的人会找不到家,看不清回家的路。

颜倾现在脑子不正常,忘掉了一切。但是黎千程还是在等着她,如最初的那样。

她一直没忘记,那天看到的。

从屋顶下来,会经过三楼主卧的卧室门。训练过的人,听力都比较好,能听到常人不易察觉的声音。

房间隔音效果巨佳,但是她还是听到了黎相思那一星半点的娇糯声,暧昧又亲昵。

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收缩。

立马抬脚离开了三楼。

侑夏又在二楼的阳台吹了许久的风,吹得脑子清醒了些,她才离开。

胶囊房,灯关着,艾北应该睡了。

侑夏放轻了声音,走到床边,脱了外套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刚躺下,一只有力的手臂便将她揽进了怀里。男人脑袋搭在她肩膀上,亲了亲她的脸。

“黎千程……”

“我和艾北换了间房,是艾北要换的,她说这个房间她住着不舒服。”

已经在黎千程房间睡下的艾北:“……”

“那你睡她的那张床去,别挨着我……”

让他别挨着,他反倒更加挨着。

将她翻了个身,低头便吻了上去。

侑夏懵了,房间这么黑,他找位置也找得太准了。

等她反应过来要伸手去推他,男人却先一步握住了她的双手。“夏夏,就一会儿,半个小时?”

明白了他的意思,侑夏挣扎得更厉害了。“黎千程,你说过要放过我的,你说过的……”他难道还想强迫她怀孕?他想囚禁她一辈子吗?

就因为她犯了个错,而且那个错还不是她主动去犯的。

她不该让颜倾替她去出任务,她错了。可是,并不是她要颜倾去的,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颜倾就是宝贝,她就是不堪的玩意儿?

“黎千程,我不是故意让颜倾替我出任务,我没那么狠心让她去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不肯放过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