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459颜城,是一个被秦司霆宠坏的小孩(五更)

459颜城,是一个被秦司霆宠坏的小孩(五更)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986

 不然怎么会提前做好措施?

寒沉看着她,温温地笑着“你好像也知道。35xs”又添了一句,“这是我的家事,我提前知道并不难,但是你怎么知道?”

“家事?”颜城拧了拧眉,“你们韩家的人蓄意伤害相思,想要她死?”

“我的家事,我会处理好,不劳烦颜小姐操心。我的妻子我会护好,颜小姐还是分点心给别人。”

“我从监控录像里,见他先后两次义无反顾冲进去。第一次是救你,第二次是救你在乎的人,追根究底还是你。”

寒沉低着头,看着颜城的脸。她的脸有点脏,若是秦司霆在,肯定会伸手给她擦干净。

那个变态,颜城掉一根头发都紧张得要死。

寒沉看着她,两双眼睛视线交叠,幽幽地开口“曾经在一起近二十年,你舍得他吗?”

“你说什么?”颜城往后退了两步,视线却定死在寒沉的脸上。

“我猜错了?”寒沉笑了一下,“如果你不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怎么对永城矿场这么敏感?尤其是这一年,你几乎每天都要听到相思的消息。你粘她很正常,但是这一年,粘得有些不太正常。”

“你和我应该都知道,她曾经死在这所矿场,对吗?”

颜城下意识用手遮了一下嘴。

她叫他出来,实则也是有这个疑问。当寒沉先一步说出来,她还是有些吃惊了。

放下手,颜城便骂了他一句“渣男,所以你那时突然转了性,是因为你也是从上辈子过来的?”

面对颜城的“渣男”二字,寒沉默默地受着。闪舞小说网www.35xs.org轻轻地说“这辈子守着她一世安康,是我一直在做的事。她上辈子爱我太苦了。”

他看着她,“不打算再给秦司霆一个机会了?也许你眼睛里看到的某些真相,也有可能不是真的。”

颜城擦了一把眼泪,是庆幸寒沉的到来。

现在的他,一定会如他所说,护着黎相思,一生一世。

对寒沉这句话,她表示轻嗤,“男人都是一个路子的,你在给秦司霆争辩而已。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难道不知道?”

他取她的肾,摘她的眼,把她当成颜倾的替身日夜折磨的时候,她就知道,这辈子的秦司霆不爱她了。

现在惺惺作态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她对他还会心动,还会有爱怜之心,就是因为他长着那张和秦司霆一模一样的脸。

一模一样的气息,一模一样的习惯和动作。

她早已深深地清楚,这辈子秦司霆那颗心,不一样了。

“你别说你现在流的泪都是为相思流的,难道没为他流?”

“你管得可真宽。”颜城睨了他一眼,走上前在他身上拍了几下,“我终于体会到,上辈子相思的感觉了。”

爱得不得的感觉。

夹在后悔与不肯放手之间,痛苦的感觉。

“上辈子相思没走出来,这辈子我可以走出来。35xs”她抬头望向寒沉,“你说得对,我是一个被秦司霆宠坏的坏小孩。”

上辈子无论是什么场景,无论现场有什么人。只要秦司霆站在她身后,她便敢指着别人骂。

尤其是骂寒沉。

有一次国际性的金融聚会,国际各大商业圈子的老总,精英都在局会当中。她看到寒沉的第一眼,就骂了他一句“渣男。”

当时寒沉睨了她一眼,她便觉得心里十分不痛快。顺手拿起一杯红酒,就朝着寒沉的脸泼了过去。

泼完,立马怂了。被寒沉扫了一眼,她背脊都凉了。

于是立马往秦司霆怀里跑,一跑进他怀里,心里那股勇气就出来了。

寒沉当时走过来,低下头看着她,说“颜城,你被秦司霆宠坏了。”

“……”

颜城将视线从他脸上挪开,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上辈子他能少宠我一点。也不至于这辈子他这么欺负我,我也无法做到完全冷眼冷心。”

“可能,总有一天能做到。”她转过身往病房方向走,“不和你说了,我要回京城了。”

开了病房门,颜城站在门口,“宋忘年,走了。”

与宋忘年同时吃惊的,还有黎相思。

在颜城这声话音中,黎相思余光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的秦司霆。

男人脸色苍白,眼眸深邃,没有戴眼睛,显得有些阴郁。看不出来是什么情绪,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的样子。

果然,下一秒就佐证了黎相思的想法。

原本坐在病床上的男人突然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门口,一把将颜城拉了进来。“真的,和他在一起了?”

寒沉后一步进来,刚进门,就对上秦司霆那双仇视的眸子。

两个人眼神交流。

寒沉“神经病?”

秦司霆“这就是你给我照顾好的人,照顾到宋忘年床上去了?”

寒沉轻咳了一声,朝黎相思招了招手,“相思,咱们该回家了。”

颜城偏头冲宋忘年喊“你先去开车,我就下来。”

宋忘年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黎相思跟着寒沉也出了病房,偌大的房间里,很快就安静下来。

颜城在他的注视下,平静地站了一会儿。扭了扭手腕,没把他的手给扭下来。

她抬起头,问他“你爱上我了?”

男人只是低头看着她,没有说话。眸光深邃薄凉,落在她脸上,又那么炙热。

颜城被他这幅样子给气笑了,“颜倾跟别的男人走了,所以你又回来找我了?”

“你真的,一直觉得我把你当成她的替身?”

“又要和我吵架?又要说我开始闹?”颜城望着他,“秦司霆,我很乖了,我没有闹了,我也没有和别人提到你了。这辈子刚遇见你那天,我想了一千遍一万遍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样子。”

“现在觉得,我这辈子都不要和你在一起了。”

颜城甩开他的手,转身刚走了一步,就被人从背后抱住。

男人气息混乱,良久,只喊出了她的名字,“城儿……”连挽留的话都说不出口。

颜城将他的手拿开,为了防止他再碰她,转过身狠狠地推了他一把。秦司霆像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用力,也许是在她身边,他从未有过警惕。

就这么硬生生地被她推倒在地,脑袋磕到了床尾的栏杆。

“这是你自找的。”

“这么恨我?”他望着她的背影。

她头也不回,“是啊,我说了,如果你能去死,我心里就舒服了。”而后,箭步离开了病房。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

夏风连忙走上来,便看见地上一滩血迹,从秦司霆的脑部渗出,一滴一滴滴落在白色的瓷砖上。

他立马按铃喊来医生。

之前脑部的创伤没有痊愈,这次砸在病床栏杆上,许是伤到了旧伤口,又开始大面积出血。

脑颅出血。

夏风在急救室外等了三个小时,最后等来医生一句“暂时性昏迷,时间段有多久,我们也不知道。”

简而言之,也许秦司霆会一直睡下去。永远,沉睡。

而秦司霆进手术室之前,对他吩咐的最后一句话,“和城儿说,我回了意大利,再也不会去打扰她了。”

------题外话------

今天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