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468你真的越来越坏了(一更)

468你真的越来越坏了(一更)

小说: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小道有礼  字数:2607

 宫行瑜:“……”神经病吧?

寒沉走时转过头对宫行瑜说,“转你三千万,一个小时后到账。35xs”还不忘吐槽一句,“婚纱店装饰这么名贵,怕人不知道你有钱?”

宫行瑜:“……”要你管?

颜城进了酒店套房,宋忘年给她拿了衣服。

洗完澡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宋忘年准备带她去吃饭,但她拒绝了,“我明后两天就会动身离开京城,今天得先收拾一下东西。”

“那我送你回公寓。”

“不用了。”颜城抬头,朝他笑了笑。“这两年多麻烦你了,总给你添麻烦。”

“你真的,要出国做纽约时报的实习记者?”宋忘年低下头看着她,像是想到什么,眉心微蹙,“不打算去医院看看秦司霆?”

突然提起秦司霆,颜城的脸色僵了一下。转而又笑了起来,“前几天夏风打电话告诉我,秦司霆回意大利了,且承诺不会再来打扰我。我和他,已经不可能了。以后他是秦家家主,我是一个小记者,联系不到一块儿去的。”

回意大利了?

宋忘年眸色深了些。

他昨天还派人留意了永城医院,秦司霆那间病房并没有人转走。他应该,还在病房里修养。

难不成,秦司霆放手了?

“你先走吧,我去和相思说一声再走。35xs”

宋忘年回过神,点了点头,“好。”又添了句,“你什么时候走,给我发信息,我送你去机场。”

“嗯,好。”

宋忘年先乘电梯走了,颜城一直站在电梯前,电梯关上后她才转身离开。

拿出手机给正准备给黎相思发短信,一面走一面打字。

走到走廊拐角,监控盲区,信息还没来得及发送,便有一个男人将她嘴捂住,把她弄晕从绿色通道离开了。

男人扛着已经晕过去的颜城脚步利索地下楼,一连跑了二十几层楼,跑到停车场,一辆宾利前。“先生,带来了。”

洛清风伸手将颜城从保镖怀里抱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搂着。“她的相关信息处理好了?”

助手弯了弯腰:“处理好了先生,颜小姐的公司会发声明她已经去国外实习,出境的信息也已经做好,机票也处理好了。”

黎相思洗干净,换好衣服下了楼。

婚纱店里,十几个清洁工在打扫卫生,店员们在整理还能挽救的物品。

宫行瑜站在店外,整张脸都写着“郁闷”两个大字。

侑夏站在他身旁,还时不时刺激他一下,“反正已经毁了,你伤心也没用,还不如大方一点。35xs”

宫行瑜:“滚!”

黎相思扯了扯寒沉的衣角,昂起脑袋,“年华我饿了。”

男人摸了摸她的脑袋,“去楼下吃饭,想吃西餐还是中餐?”

“中餐吧。”

转身时,黎相思撞上黎千程,男人手里拿着一件披风。商场里有些冷,侑夏穿得太骨感。

见到黎千程,黎相思便想起来侑夏在电话里嘲笑她的那件事。

黎相思停住脚,拉住黎千程的手臂。

“怎么了?”黎千程稍稍一愣。

黎相思把他往下拉了一些,凑到他耳旁,小声说:“哥,侑夏和我说,你某方面本事太小了,每次过后她都能精力充沛。哥,你需不需要让宫先生瞧一下,开点补药?”

肉眼可见的速度,黎相思看见黎千程的脸黑了。

而十几步外的侑夏,也看见了这一幕。虽然不知道黎相思和黎千程说了什么,但黎千程起身时那张黑脸,以及黎相思转过头看她的那个眼神,让她觉得,背脊有点凉。

侑夏:你跟黎千程说了什么?

黎相思:你嘲笑我,我还回来而已。你说的,我弱不禁风。

侑夏心里气得跳脚,黎相思你也太小气了!

下一秒,就看见黎千程冷着脸朝她走了过来。还没等侑夏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黎千程拉走了。

“千程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说你不行……”

“闭嘴!”男人将她一把扛了起来,“欠收拾!”

黎相思望着那两人快速离去的背影,能猜到侑夏接下来的结局——至少三天出不了门。

没忍住笑了。

“笑什么?”寒沉按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搂进怀里,一起进了电梯。

“谁让侑夏捉弄我,还嘲笑我。小小地报复她一下,不过分。”

低着头,看着女孩挑眉的小动作。寒沉勾唇笑了一下,“越来越坏了。”

黎相思用手肘小小地戳了他一下,“还不是跟你学的。”

入了秋,天气开始转凉。

今天是每月韩家聚餐的日子。

这段时间寒沉耕耘播种,很是勤奋。黎相思精气神跟不上,纵然每天都待在家里,人也像被榨干了似的。

保时捷内。

寒沉在开车,时不时偏头看她一眼。女孩的神色昏昏欲睡,困意十足。

他被她这幅要死不活的懒样子逗笑了。

明明是她缠着他要孩子,偏生自己被折腾成这样,还不肯罢休。

这丫头,是铁了心的要在她二十八岁生日前怀孕,让他送她一个孩子。

他这段时间,可谓是神清气爽,快乐无限。每天出了梅园那扇门,就想着时间能走得快一点,到了下午他就能名正言顺回家了。

然后,耕耘播种。

他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指头。“困了?”

黎相思靠在门边,“嗯,腰酸。”

寒沉轻笑了一声。

女孩斜眸看了他一眼,对于他这类幸灾乐祸的死样,黎相思翻了个白眼,“我睡一会儿,到了喊我。”

男人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好。”

到韩家老宅,是半个小时后。

寒沉见她睡着了,便故意绕了远路,让她多睡了一会儿。

下车时黎相思神情还有些茫然,像是没睡醒似的,赖在寒沉怀里。进了门,赖他赖得愈发紧凑。

韩青青见着,笑道:“二婶是刚睡醒吗?”

寒沉拥着她坐下,将她放在怀里搂着,宠溺地低头看了她几眼,“在车上睡着了,这些天陪侑夏看婚纱累了。”

谈起“看婚纱”,韩遇白笑了笑:“我前几天听闻有三个女人在宫少爷婚纱店里打架,砸了他的店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