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玉虚天尊 > 第三百七十七章明辨善恶

第三百七十七章明辨善恶

小说:玉虚天尊 作者:无极书虫  字数:3720

 “你们觉得,他们双方谁说的对?”

在赫胥晨进行安排时,任鸿身边的仙家同道低声耳语。www.35xs.co

“我看东方傲风一脸正气,应该所言不假。”

“可澹台云嘉既然敢指出这件事,又岂会没有凭证?”

“难不成,真有第三方从中挑拨?”

听到诸仙言论,任鸿冷冷一笑。

他能猜出东方傲风的心思,不就是仗着额头那只眼睛,认为区区一头狴犴分辨不出善恶忠奸吗?

“可惜你碰到了我,老爹的天眼传承以及天皇阁秘术,岂能从我手下讨好?”

藏在袖子里的右手捏动手印,一缕玄之又玄的气息固定天机。

吕清媛看到双方僵持,正要跟他说话。突然,一位女仙走过来,插在二人之间:“恩公,许久不见。”

任鸿一怔,看着一身大红衣裳的凤琴仙子,恍然道:“仙子也来了?”

“我和师尊过来观看‘论剑大会’。”顺着她目光望去,不远处有一位盘膝而坐的老翁。

“希然先生?”

“正是。”

凤希然,当今天琴仙宗之主。

“凤同‘风’,说不得恩公和我家师尊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

“恩公之说还是算了吧。仙子,你又何必这么调笑我,就按当初的称呼吧。”

于是,凤琴仙子口称道友,询问他对云嘉这件事的看法。

“我觉得,云嘉姑娘既然敢开口,必有所持。至于这个东方傲风,他眼眉带着淫邪,绝非好人!”

凤琴仙子对他吐槽淡淡一笑,两人略略聊了几句,然后凤琴仙子转身回到凤希然身边。

“师兄,你跟这位仙子很熟?”凤琴仙子离开后,吕清媛偷偷传音。

“有点交情,我曾得她赠送琴谱。”任鸿略略一提,马上问:“你跟云嘉安排好了吗?”

“放心,我昨夜亲自出手抓人,已经准备妥当。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昨夜任鸿光顾着针对星魔,云嘉这边的事全权交给吕清媛操持。

“那就好,那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安心看戏了。”

……

凤琴仙子回到凤希然身边。

凤二先生问:“怎么样,看出什么了?”

“他是真人。而那边那位也是真人,他俩容貌一模一样。徒儿无法分辨。”

目光投去,任鸿(星魔)正跟两位南门家的女修说笑。

在她眼中,他的容貌跟“风灵武”一模一样。

凤希然当初收集情报,加上凤琴仙子亲眼所见,认定“风灵武”就是“任鸿”。

可眼下“风灵武”和“任鸿”同时出现,而在凤琴仙子眼中,二人都没有施展易容变化,她清楚看到二人的真容一模一样。

“或许是分身?”

“不。根据东海传来的消息,风灵武和任鸿曾同时出现。那么多人,不可能认错。”凤希然:“可能是我们想差了。其实他们是两个人,可能还是兄弟?这也能解释,二人交情甚笃的缘故。”

“但任鸿不是只有一个兄长?”

“对,就是此人。你回头再去人间天云城看看,那个叫‘任黎’的人容貌如何?如果老夫没猜错,他可能就是风灵武的本尊。而风灵武跟任鸿的交情,实则是兄弟之情。”

任鸿对星魔假扮自己咬牙切齿,却不知他无意间也帮自己解决一个大麻烦,误导好些有心人。

不止天琴仙宗。太极宗主和混元祖师也在合计:“根据东海的情报,风灵武跟任鸿很熟。如果任鸿是颛臾转世,那么风灵武这‘天皇传人’,莫非跟他有师承关系?”

“也可能是风灵武得到天皇传承,为隔代天皇阁主候选。www.35xs.co然后碰巧遇见颛臾转世身?两人察觉彼此身上的天皇气息,所以颇为投契?”

在众人心思各异时,赫胥晨已经模拟公堂,请双方各自坐在蒲团上,由狴犴卧在中间分辨。

“澹台仙子,你说自己被东方傲风和石金巧偷袭,导致丹田被毁,此话可真?”

“是真的。我丹田被毁,幸好得一尊‘老仙’相助。”云嘉语气平静:“那位‘前辈’身边带着一只白老虎,自称‘西方老仙’。”

西方老仙?

太极宗主和混元祖师对视,这在西方修行的大仙,他们只能联想到一位。

“难道是那位?如果是师叔,的确可以解释,她如何修补丹田。说不定她吃过草还丹呢。”

狴犴盯着云嘉看了看,缓缓点头。

然后赫胥晨再问东方傲风:“你说,自己并未偷袭澹台仙子?”

“不错,我没偷袭她。”一边说,东方傲风一边催动额头隐藏的神眼,隐晦的天皇神力在场上弥漫。

狴犴盯着他,先是露出疑惑目光,然后微微颔首。它也没在东方傲风身上察觉说谎的气息。

对此,周边再度议论起来。可赫胥晨不慌不忙,继续提问。

“澹台仙子,你说自己被人假冒,此言可属实?”

“属实。”

“东方道友,你说自己对此不知情,并非石金巧易容假扮,可属实?”

“自然。”

……

一个个问题下来,狴犴没有从双方身上察觉问题。

就在东方大长老站起来,准备开口将事情推给“第三方”时,云嘉又道:“既然我们两位当事人问了,那就再把第三位请上来,一并问一问。”

东方傲风:“你说石金巧?不巧,她近日在北斗派闭关修行。”

北斗派前来的葛流云和李云师一对视,立刻知道东方傲风在说谎。

昨日,他们俩还看到石金巧在东方傲风身边。

“不,她在。”

云嘉拍拍手,澹台家几个弟子推着一辆木车过来,木车上坐着一位僵硬不动的女子。

女子面色惊恐,眼神不住看向东方傲风。

“金巧?”东方傲风慌忙质问:“你把她怎么样了?”

“你担心事情暴露,昨夜送她返还北斗派。但我派人半路拦截,将她又请了回来。”

“赫胥道友,请吧。”

赫胥晨出手解开石金巧身上部分禁制,让她可以开口言语。

“这位仙子,你是否和东方傲风一同袭击澹台仙子?”

“我……我没有!”看了一眼东方傲风,石金巧心下一横,直接否认。

东方傲风在那一瞬间,出手催动神眼之力,以天皇道力干涉狴犴判断。

同时,任鸿那一缕预留的天道之力引发,将神眼力量抵消。

失去天皇道力干涉,狴犴立刻察觉不对,当即一声大吼,伸手拍向石金巧脑袋。

“啊——”石金巧闭着眼,东方傲风当即出手救人:“畜生,闪开!”

太阳金焱爆发,热浪扑盖全场。

赫胥晨面色一沉,见他攻击自家神兽,乾坤仙光一扫,将太阳金焱统统打灭。

“道友,我还没问完,你是不是太急了!”

这时,一股诡秘气息打入东方傲风体内,他额头神眼再也隐藏不出。

那颗闪烁金辉的神眼瞪大罩向赫胥晨,恐怖的天皇神力尽数爆发。

“天目?”赫胥晨心下一沉,暗中催动仙宝护身。但一道太极玄气无声无息间来到他身边,帮他抵消压制,并有雷声在天空炸开,迫使东方傲风的神目闭合。,

太极宗主和混元祖师对视:“想不到这次出来,又钓到一条大鱼。”

同时,李云师拘禁葛流云:“现在你明白,掌教老师的意思吧?此人乃天徒邪孽,你可要保持立场,万万不能徇私啊。”

葛流云和东方傲风颇有交情,但看到神目,心中帮衬之心立刻打消。

天皇一系,天门一脉,甚至拥有天眼的天徒妖孽,这是仙道真正的死敌!

神目的意义,唯有道君和七大派嫡传才清楚。在场其他仙家并不理解,他们只看到东方傲风攻击狴犴,然后被赫胥晨挡下,强行压制他额头的那只眼睛。

太极宗主和混元祖师的动作,自然被他们算在赫胥晨身上。

“不愧是玄都宫道君门徒,神通手段果真不俗。”

之后,赫胥晨再度审问石金巧。在狴犴判断下,更是句句谎话。

最后赫胥晨对在场诸仙道:“相信诸位已经明白,此事确有发生,东方傲风和石金巧的确袭杀澹台仙子。”

“等等!”东方大长老一敲拐杖:“不见得吧。刚才狴犴神兽并未察觉我这孙儿的问题。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没有参与。想必是有奸人挑唆石金巧,易容我家孙儿的模样吧?

赫胥晨深深看了他一眼。

他当然猜出来,东方傲风用了某种特殊手段。但此刻戳破,会让众人质疑狴犴明辨善恶的能力,也会让石金巧找到机会发难。

所以,赫胥晨没有反驳,而是笑吟吟道:“的确,东方道友可能也是受害者。不过此刻石金巧的确参与这件事,那么可以先把她软禁,然后寻找其同伴。”

“等等——”东方傲风连忙开口求情,但东方大长老甩了眼色,两个子弟过来将他拦下。。

大长老含笑道:“那这妖女就请玄都宫代为看管——”

“不可!”李云师跳出来了:“此女是我北斗派门人。岂能交给玄都宫?我会将她带回师门,由我派进行审问。澹台仙子,虽然她入门不久,但我派秉公执法,定会给仙子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