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九流 > 第0161章 正风求贤欲兴帮

第0161章 正风求贤欲兴帮

小说:欲九流 作者:峻兮  字数:3658

 总的来说小冬瓜是个比较懂事的孩子,就算以前做过什么错事,杜仙斋也从来不打骂他。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小冬瓜的所言所行实在是太出格,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惯着他了。

杜仙斋心中明白,他现在当了大杆子,整个丐帮的兴衰责任都压在自己肩上,他就是丐帮的灵魂。

要想挑好肩上这副担子,他必须大破大立,必须法纪严明,必须思想齐人心正,只有这样才可以实现励精图治,让丐帮在新的社会形势下立于不败之地。。

首要一点,就是以人为本,上端下正,重整丐帮形象。他深知上行下效的道理,所以下定决心从自身做起,从身边的人管起,约束言行,倡扬德善。他第一次动手打了小冬瓜,也确实是有些心急无奈。

其次一点,自从上次五老议事,他彻底明白了丐帮的现状,那些大佬们一个个倚老卖老却又面和心不和,早已不堪一用。

尤其是赛鬼手讲到的关于老四付宗哲暗害自己父亲杜化铭之事,杜仙斋更是感到四面危机,深不可测,不得不防。

他虽然没有向付宗哲点破此事,也没有打算深究,可是这些帮中的老人,他是一个也不敢轻信了。

然而丐帮泱泱之众,要么各有异心不可信,要么老的爬不动小的扶不起,再要么黑黄赌毒不走正道,竟是没有一个堪当左膀右臂的可用之人。

而眼前马杌子的出现恰逢其时,一者杜仙斋跟他曾有盟誓之约,自然是相互信赖。

二者马杌子大战赛鬼手,不光是救了杜仙斋的命,更是助他顺利扫清障碍一举成了丐帮之首,功劳之大无人能比。

三者马杌子为人处世看似年轻莽撞腿残落魄,其实心存正义暗藏浩然之风,骨子里隐约透着不为世谙的英雄气概。

杜仙斋乃是慧眼识人的俊杰,在大青山时就已经与杌子不打不相交惺惺相惜了。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如今自己正当用人之际,若是有杌子相助,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另外他也听到些关于张三疯的异人异事,料定此人虽然表面疯癫乖张,但是怪人有怪才亦绝非等闲之辈。

如果这一老一少都能为己所用,岂不是自己之幸事,丐帮之幸事?因此,杜仙斋几次相邀杌子,乃是求贤若渴。

可是杌子厌倦了江湖纷争,一心要过侍老奉亲的平静生活,作为知心的大哥他也只能随其所愿,静待时效。

如今杌子和张三疯登门来访,小冬瓜却讲出那样的话来,岂不是要寒了人心,给下属子弟养出欺谩凌人的风气。所以杜仙斋忍不住发了火打了小冬瓜。

他收回手,望着委屈落泪的小冬瓜,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是如今自己是大杆子,当着那么多手下竟是一时难以拉下架子来,反而冷冷地吩咐一声:

“丁六眼,把他送去仙姑庙冷静几天,好好背背帮规读读书!”

“是!”丁六眼遵命,上前去扶小冬瓜。小冬瓜一甩衣袖气嘟嘟地大踏步而去。

“大哥,”这时杌子不忍心了,开口劝道:“其实小冬瓜也没多大错,都怪俺和老臭鼬惹得误会。要不,俺去劝他回来?”

“是啊,是啊,也不全怪他!山人就是心疼那副挑子,要不就让他回来吧?”张三疯也知道自己惹得麻烦有点大了,尴尬地仰面求情。

杜仙斋望望小冬瓜消失的背影,沉沉叹息一声道:“算啦,由他去吧……”

说完一把抓住杌子胳膊让入门内:“走吧兄弟,今日跟大哥好好唠唠!”

杌子也不好再说别的,狠狠瞪一眼张三疯进了门。张三疯自知没趣,也灰溜溜地跟了进去。

二人一来到院中,这才发现里面是个练武场,地方丝毫不小起门外的广场。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刚刚那些护院保镖这会儿已经整起队形,又操练起来。

穿过练武场,一条弯曲的小渠萦绕院中,跨过一道石桥迎面是一座灰檐黑瓦的大堂。

大堂巍峨耸立,门楣上挂有匾额,上书“挥师堂”三个大字,威武气派。

穿过挥师堂,后面是一个同样宽敞的大院,中间一条笔直的石板路,路两旁各是数排并列的厢房,整齐划一犹如古代军队营房一般。

石板路尽头是一座挑檐的廊门,门两侧石狮威立,门内外皆有人侍立把守。

进了门又是一进院落,迎面是一座飞檐斗拱的二层楼阁。楼阁是砖木结构,红漆门柱,琉璃屋顶。门楣上一副巨大匾额,蓝底金字写着:点香堂。

点香堂门外也有人把守,整座建筑在香烟缭绕中显得高大恢宏,威严神武。这里正是丐帮的精神核心所在。

杜仙斋引着杌子和张三疯进入点香堂。

一楼供奉着丐帮历代帮主领袖的牌位,四面墙上挂满帮规法度,两侧地上一侧摆放着铡刀、枷锁、铁矛,一侧摆放着皮鞭、钢锉、绳索,阴森可怖,寒气逼人。

二楼则珍藏着一些丐帮的遗传旧物,楼梯口有门锁着,在烟气弥漫中略带了些神秘。

杜仙斋简要介绍一番,引着二人退出来。杌子倒退两步躬身鞠一个躬,然后忍不住问:“大哥,您不是安排甘甜甜住在这里吗,咋没见到她?”

“哈哈哈,”杜仙斋闻言仰面一笑,打趣道:“怪不得兄弟这样心切,原来不是看大哥来了,而是放心不下那个小甘丫头!”

“呃,不不……”杌子被他一取笑急得慌忙连连摆手,脸都羞红了,支吾解释道:“俺……只是好奇,她有那个胆儿来这里么……”

“哈哈哈哈!”杜仙斋见到他的窘相,又是一阵爽朗大笑,拍拍他的肩膀道:

“兄弟放心,大哥怎么会让她一个小丫头住在这种地方。她呀,现在住在西院的客房里,为此我还特意让老付的孙女洛莹来陪她呢!”

“哦,这样……”杌子听他这么一说放下心来,尴尬之情也随之而去。

“嘿嘿,”这时张三疯见缝插针嘿嘿一笑,冲杜仙斋作个揖道:“其实,俺爷俩来是有求于您的!”

“噢?”杜仙斋见张三疯如此说,不由望一眼杌子不高兴了,沉下脸来问道:

“兄弟,你有啥事尽管让丁六眼来说一声就行,怎么还拐弯抹角起来了?虽然我是个新立的要饭头儿,可是在雍德这片地界上也老早混过很多年,你的事情估计是能帮上忙的。”

本来杌子没想这么唐突地提房子的事,可是张三疯却沉不住气了,让杌子又尴尬起来。

“这个……”杌子瞅一眼张三疯,只好解释道:“其实这事也许大哥会嫌俺啰嗦,可是俺必须得来跟您讲一声,否则事情不清不浑就会乱了章程。”

“章程?”杜仙斋思索一下,道:“那好,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到后堂去说!”

杜仙斋说完领着杌子离开点香堂,开始沿着台阶拾级而上。走不多远穿过一片竹林进了一个依山势而建的院落。

院落正中一座数间大小的厅房,正是杜仙斋所说的后堂,这里是他会客的地方。

后堂白墙红瓦掩映在山林之中,虽然冬天也相映相融焕然成趣,比此前的几处建筑多了些生活气息。

就在后堂的四周还散落分布着数个独立的篱笆墙小院。每个小院中都建有几间别致的房屋,仿如度假别墅一般。

杜仙斋一边领着杌子和张三疯来到后堂门前,一边指指西边的小院介绍道:

“那就是西院,里面没动静,估计小甘和洛莹这会儿正在后山采花菇呢!嘿嘿,你小子有口福,洛莹一早就说今中午要做山鸡炖蘑菇呢!”

“唔,那个洛莹是四老付宗哲的孙女……”杌子不由想到那日大战赛鬼手的情景来。

当时别人听不清,可是杌子却听得清清楚楚赛鬼手对杜仙斋讲的话——

当年赛鬼手退去香港时在杜仙斋父亲杜化铭身边安插了眼线刘麻子,而这个刘麻子可以证实杜化铭的死因。

当年杜化铭操劳生病后由付老四付宗哲负责照顾他的起居。而付宗哲背着杜化铭带了一个叫娄佳星的新收的小花子到煤山去偷煤换小钱,结果被一名矿工发现,他们失手打死了那名矿工。

杜化铭知道这件事后很生气,声言病好后要给付宗哲施家法——断手刑。付宗哲害怕,就指使那个叫娄佳星的小花子每日给杜化铭喂食糖精冲鸡蛋,和用甘草炖的鲤鱼,但是这几种食材相克成毒,没多久杜化铭就病重而死。

杌子不由奇怪,杜大哥对这件事竟像是局外人似的,不禁不闻不问不思查个水落石出,反倒是把其他四老全都安置了归家养老,唯独留下付宗哲仍然委以重用,派他奔走各地继续组织发展帮众。

他正疑虑间,这时早有人开了房门侍立一旁。

杜仙斋见杌子问到付宗哲的孙女付洛莹,侧目扫视一下几名侍从,边把二人让进屋,边冲杌子隐然而笑道:

“兄弟有所不知啊,这个洛莹姑娘可是付老四的掌上明珠呢,论长相论年龄一点都不比你那个小甘差,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为人又温柔,将来谁娶了她谁有福啊!”

杜仙斋一边说一边瞅着杌子,杌子被瞅得莫名其妙,嘟囔道:“大哥瞅俺干啥?俺命里注定是要吃一辈子粗茶淡饭的!”

“嘿嘿,那可未必!”杜仙斋在沙发前颔首让坐,表情神秘。

【写书辛苦,如果没有鲜花就请来些掌声、跺脚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