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我对钱没有兴趣 > 第一章 天商世界

第一章 天商世界

小说:我对钱没有兴趣 作者:虾米XL  字数:3979

 “好痛……”

“这是哪里?”

商尹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道观当中,眼前竟是有一名女子,她身段妖娆,容颜倾城,乃是活脱脱的大祸水:“这妹子真水灵……”

“怎么,被打了一顿,糊涂了?”女子松了一口气,原本她以为商尹让人给打死了。www.35xs.co

诸般记忆糅杂在一起,他发现自己如今身体的主人,也叫商尹。

爷爷商天正十分厉害,被称之为夏国活着的第一人。

但因为曾经一场国战,受了极重的暗伤,不久之前,外出找寻治伤的法子去了。

身旁的女人叫苏九尾,乃是爷爷曾经所救治的白狐,几近成仙,留在道观中护院,同时也算是照料商尹。

可是自己身体的主人,近月余以来,不务正业,下山喝酒,被北寒关大将军的儿子暗中使阴招,给打死了。

“不让我修炼,不让我修炼,这些好了吧,差点被人打死了!”商尹死前一口怨气,全部都爆发出来了。

毕竟是两个人的记忆,糅杂在一起。

如同自己前身经历,只觉得很憋屈,就跟自己做好人好事,被人害死一样憋屈!

苏九尾在一旁,冷眼旁观不做声,她心里也觉得不舒服,毕竟是老仙师的独孙,被人打成这样,但那是北寒关将军府的独子,年轻一辈打架,她也不好插手。

商尹努力回忆,自己喝多了,北寒府大将军高离之子,高郃不停辱骂,挑衅,才会让自己失去理智。

他一动不动,身上满是淤青,不停在回忆。

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所有人都觉得商尹是不会修炼的废物,实则不是。

是他爷爷商天正要求他,只有能够参透手中龟甲的秘密,才能够修炼。

可要知道这可是连商天正自己都参悟不透的秘密,他怎么能够参透?

他心中有多苦闷,可想而知,外界如今都在传,老仙师命不久矣,才会外出寻医,唯一的独孙却如同废物一般,不能修炼。www.35xs.co

一旦老仙师陨落,天正道观必然会毁在商尹这个废物的手中。

故而他才会每日喝酒,宣泄心中情绪。

“看来这兄弟也是不容易啊,连自己爷爷都参透不出来的龟甲,却要求他参透才能够进行修炼。”商尹捋了捋思绪后,心中感叹,他拿起手中的龟甲,心道:“前世记忆看小说,不都是直接咬破指尖,滴血认主吗?”

他没有理会一旁的苏九尾,狠了狠心,咬破自己指尖,鲜血滴落在龟甲上。

只见鲜血融入后,龟甲上所刻画的蝌蚪符纹,焕发出金色的光芒,如同活物,哪怕在一旁的苏九尾都震惊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龟甲凭空消失。

商尹原本只是蛮试一下,没想到真的有用?

“这龟甲哪里去了?”他心头一惊。

突然,识海中出现神女像,在其背后,则是一座黑色大殿。

“这是哪里?”商尹心中极度震惊。

“天商世界,能够让你买到诸多商品。”神女像中有声音传出。

“让我买到东西?”商尹一脸懵逼,他穿过神女像,来到身前的大殿。

殿前,有一座石碑,上面书写着:善商殿,于世间行善,赚取行善币。

行善,在于发心,发心正,付诸于行,可得善币。

开启善商殿,须一亿行善币。

“商天正,累积行善币九千八百万。”

“商尹,累积行善币两百万零六百。”

“前人行善,后人得荫,传承世代,机缘圆满,善商殿开。”神女像中,字字句句,振聋发聩。

商尹心头恍然,老仙师也曾经滴血炼化,但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然而很有可能老仙师毕生行善币都已经融入其中。

自己与他又是一脉相承,故而刚好到自己的手上,机缘圆满,故而善商殿开。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可是自己两百万行善币哪里来的?难道是前世卖护罩?冥冥之中所累积的?毕竟前世的自己算是小有成就,若有偶然遇见,也会行小善之举,日积月累,自然也就有了。

商尹进入黑色大殿当中,看到黑色石柜上,摆着些许东西。

神女像的声音,娓娓道来。

羊皮袄,厚实,暖和。单价,三个行善币。

三月薯,可种植,耐干旱。每一斤,一个行善币。

牛皮账,撑开有五丈大小,里面可住数十人。十个行善币。

木轮推车,可装载五百斤货物,五个行善币。

止血草,每斤两个行善币。

铜块,每斤单价三个行善币。

袖箭,有八根铜头箭,每套八个行善币。

凝纹散,有助于凝练符纹,每包十个行善币。

强身丹,提升体质,壮大气血,每颗二十个行善币。

“我还有多少行善币?”商尹有些诧异,这个善商殿到底有何用?

“六百。”神女像在第一时间回应。

“果然,根据神女像所说,那应该是我滴血认主的时候,消耗了两百万行善币,融入其中,才唤醒了天商世界。”

“从这里买东西?那我要个强身丹。”商尹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顿时,他就看到自己的行善币变成五百八十。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上竟然多出一枚丹药,通体朱红,药性十足。

“真的有!”商尹心中亢奋不已,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修炼了。

“你掌握了龟甲的秘密?”苏九尾见商尹手中那一枚强身丹,甚是诧异。

“你过来看看。”商尹看着她。

苏九尾坐在他身旁,看着强身丹的药性浓郁,道:“这品质绝佳,哪怕找遍夏国,都很难有。”

商尹顺势抱住苏九尾,让她身体一僵,原本想要挣脱开来,耳边却传来两个字:“谢谢。”

苏九尾觉得商尹仿佛变了,心中一软:“你参透其中奥秘就好,也不枉费老仙师一番苦心。”

商尹用手轻轻摸着苏九尾的长发,感受着她身上的暖意,感叹道:“真香,你的头发可真滑……”

“滚。”苏九尾气不打一处来,在灵体境,距离仙身境,只差一步之遥。

平日里商尹对她最多是言语调戏几句,没想到今天胆子更大了。

商尹一下子就被推开了,只觉得身上疼痛不已。

“你就不知道轻一点吗?”商尹龇牙咧嘴,躺在床上,抽搐了几下,道:“过来帮我治一下伤。”

“做梦。”苏九尾没好气道。

他一边说,就一边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下,身上满是淤青,有的甚至都发紫发黑,看起来着实很惨。

“爷爷可是让你照看一下我的,你舍得这样子对我?苏九尾,我是真的很痛,如今身边也只有你了。”商尹趴在床上,无奈道:“要是爷爷在的话,我何至于如此?”

“你趴好。”苏九尾心头一软,没想到高郃下手竟然这么黑,她原本认为商尹毕竟是老仙师的独孙,年轻一辈打打闹闹也是正常。

可一个凡胎境对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竟然能够下这样的黑手,用心险恶:“我不想跟你开玩笑,高郃此人你要小心,他可能想让你致残。”

“呵呵,何止致残。”商尹糅杂了这一世的记忆,他明摆着是要让自己死,这笔账总是要算的。

“接下来,你就安心在道观里修炼吧,哪里都不要去了。”苏九尾手中拿起药粉,手中泛起一道温润的光芒,对商尹的背后大片淤青进行揉,按。

“呃……”商尹忍着疼痛,很快,痛感就得到舒缓,他很清楚苏九尾还是打心里为自己好的:“你的手也好滑……“

“¥……()”苏九尾气不打一处来,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调戏自己,她加大自己的手劲。

“啊……你这是在谋杀恩公!”商尹叫道。

“你才不是我恩公,老仙师才是。”苏九尾加大力度。

“啊……”

天渐渐凉了,商尹浑身大汗,酒气也都散尽了,不得不说,以苏九尾的境界,对付自己身上这种伤,还是轻而易举的。

当他睡醒的时候,已经日晒三杆。

房间里暖炉烧着木炭,升腾起阵阵暖意,门窗外,大雪纷飞。

商尹换上素色道袍,洗漱一番后,前往厨房熬粥。

前世他厨艺就不差,这一世的商尹,生活也能自理,做起这些事,自是顺手许多。

“昨夜辛苦了。”商尹自己一边哧溜哧溜喝着,手里拿着一碗,递到苏九尾面前。

“为何我总觉得你变了一个人?”苏九尾已经修炼到灵体紫境,根本不需要吃这些东西,平日里商尹也不会理她吃喝。

“我就是我,以前不是性格腼腆内向吗?昨天我都被你看光了,就不遮遮掩掩了。”商尹将一碗粥递到她手里,道:“再不喝,粥就凉了。”

苏九尾红唇微启,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接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很久没有接触这种人间烟火味了。

商尹在旁看着她,乐呵呵道:“你可真好看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

苏九尾一身白衣,但依旧遮不住她那傲人的曲线身段。

“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苏九尾没来由觉得脸上发热,也不知是不是粥太热的缘故。

“我听过一句话,以前没有胭脂,姑娘的脸为情郎红。”商尹看着她,道。

“信不信我把你打死!”苏九尾咬牙切齿,觉得这商尹被打了一顿后,怎么更会气人了,握紧拳头。

“不信,来,去洗碗吧。”商尹把空碗交给她,道:“以后你想吃什么跟我说,给你做。”

苏九尾虽然有些不适应,但心里觉得这样的商尹,比起前些时日酗酒度日要好得多,至少看起来不那么令人生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