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迷径 > 第一卷 武陵秦踪 第六十章 打不死的程咬金

第一卷 武陵秦踪 第六十章 打不死的程咬金

小说:迷径 作者:夜雨孤山  字数:3286

 无脸武士僵在了原地,全身颤抖了几下。www.35xs.co

我正以为得手,准备翻身而起时,突然无脸武士猛的又扑了上来,两只手臂如同铁箍一般锁住了我的肩膀。

只听他发出一声怪叫,正准备发力将我向石壁上撞去,我急忙腕部用力,用剑插入他的铠甲之中。

武士一用力,我便被扔了出去,但是剑卡住了他的铠甲,减缓了他掷出的力道。

当我重重的被扔在石壁上时,他的铠甲也完全被撕裂了开来。

我直觉嘴里一咸,哇的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出来,长剑几乎拿捏不住。

无脸武士听到声音,再次发出一声声的沉闷的呼声,一瘸一拐的朝我走来。

我晃了晃,想站起来,但是已经力不从心了。

无脸武士上前,抓起我的背,我瘫软的只能任凭他将我举起,毫无还手之力,脑壳里面浮现出的只是老子完了。。。。

却不料,无脸武士将我举在半空之中,手也颤抖得厉害,我一念顿起,难道他也不行了?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左手抓紧无脸武士的手臂,右手想去刺无脸武士的胸口,无脸武士竟然毫无反击。

我求生大增,正准备一剑狠刺下去之时。

这时,无脸武士突然发出一声大吼,竟然颤颤巍巍的举着我朝墙上撞去。

估计他也是最后这点气力了,想来个同归于尽。

史书记载“魏多武卒、秦多锐士”。

这秦人彪悍勇武果然不假。死到临头,都还跟你来个鱼死网破。

我被刚才一震,最后一点力气已经用完,长剑本来就极为沉重,一下就掉地上去了。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我眼睛一闭,“我命休矣”

这时只听一声巨响,我和无脸武士一起撞在了石壁之上。

却听见一声轰隆声,石壁竟然被撞出一个大窟窿出去!

我瘫软在地上,全身几乎已经散架。无脸武士也已经趴在一堆乱石堆中不再动弹了。

我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脑壳里面一片木然。

渐渐手电筒的灯光暗淡了下来,我看着手电筒的灯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想去更换新电池,然后找到和林夏他们汇合的路来。

我捡起地上的背包,翻出电池换上,抓起一把已经成了一堆浆糊的食物就往嘴里塞。刚才一场恶战,体力早就不支,也不管食物想什么样子了,抓起来便狼吞虎咽起来。

又躺了一会,感觉到自己气血已经不再如刚才一样翻涌的时候,我便挣扎着站了起来。

这时我才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处空间显然也是人为修造出来的石室,而且在挖掘时挖得已经很薄了,所以才被我们两个给一下撞得塌陷了下来。

我拿着电筒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空间比刚才山崖上方的那处石室大了不少,而且似乎过道后面还有一处连通的石室。

我好奇的站了起来,又从刚才废墟外面捡起了那个无脸武士的青铜长剑,没个防身武器总觉得走在这个洞中不放心。

我走出这间空空荡荡的石室,顺着过道,朝着前方的石室走去。

这间石室比前面那件大了不少,石壁上的架子上摆放了几卷竹简,笔墨之类的东西,应该是一处秦人处理公务的所在。www.35xs.co

我好奇的翻开竹简看了起来。

只见竹简上竟然记录的是关于夜郎国的虞的消息,这让我来了兴趣,竹简上简短的记录有虞近日可能会对长留山用兵的可能,并有相关的分析,其中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竹简中记录“及今大事未成,葛宗正尚等宛渠使信,宛渠使犹未归,一切慎行,慎勿轻出。”大意是考虑到现在大事尚未完成,葛宗正还在等宛渠使者消息,宛渠使者尚未回来,一切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贸然出击。

落款是秦王季。

而且这段话虽然短,但是却透露出许多问题出来。

首先季似乎并不像我们想象中只是葛章的一个傀儡,似乎也在处理政事。

再有这宛渠国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还有这么一个国家呢?

还有他口中所说的大事,是什么事情呢?

那么秦人的突然集体消失会不会就和这件大事有关呢?

山谷中的玛雅人的神庙,那个怪物的尸体是不是也是这个大事的一部分呢?

来不及打扫的战场和洞中未收拾的书信都显示,秦人走的时间是在虞进攻长留山后不久,而且让人感觉似乎他们走得有些匆忙。

如果是都去了昆仑,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调动,或者说是迁徙,就没有引起汉军的注意?

如果和汉军有万人级别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历史上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记载。

还有虞,后来又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谜团越来越多,我现在已体会到了林夏说的那句话来“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也许我们掌握的资料只能算是冰山一角,这件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一万倍。”

我立起身来,疏松了下筋骨,心中自嘲道“你陈二娃想啷个多搞啥子,真他妈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

我正想走出石室时,忽然发现在石壁上出现了一团移动着的黑影,我一惊,猛的抬起头来!

只见刚才的石室过道处竟然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我探头一看,只见那个阴魂不散的无脸武士竟然没死,正沿着过道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刚才这家伙的盔甲被我已经砍掉了,现在露出一身酱牛肉一样的枯萎肌肉,有一部分的肌肉可能已经腐烂掉了,白色的肋骨竟然还露在外面。

更加让我胆寒的是,这家伙的身后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两个穿着黑色铠甲、装扮几乎一模一样的无脸武士。

我心中暗暗叫苦,哪敢停留,朝着过道的另一侧便逃。

后面的几个无脸武士,听着我的声音便追了过来,还好他们都身体比较僵硬,不灵活,移动速度慢,几次眼看要被抓住了,我加快点速度又躲过一劫。

双方在狭窄的过道中你追我赶,几个无脸武士在我身后发出阵阵愤怒的低吼。

我慌不择路的在四通八达的过道内乱窜,但是不管怎么跑,无脸武士们都能根据声音判断出我的位置。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几个家伙在后面如影随形。

我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越来越闷热,这个时候前面出现一个斜行向下的甬道,路的尽头是出倒塌的大门。

我踩着倒塌的木门跑了进去。

突然一脚踩空!

我极度惊恐的“啊!”的一声,脑袋一片空白。

这后有追兵,前有陷进的,看来今天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只听“嘭”的一声,我却落在了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上。

我大为惊异,刚才还以为这掉下来,不死也得伤残。

手电筒脱手后,掉在了前方不远的地方。我忙爬起来想去捡手电筒,只觉得周围都是一堆堆软而富有弹性的东西。

我扒开这些东西,走到手电筒旁边。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我突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张恐怖的脸,同样是没有皮肤,和无脸武士一样的脸!

我吓得汗毛直立,惊恐的大叫着后退。

但是这个人却没有动,我奇怪的站起来,走上前仔细一看,竟然发现这个姑且叫人的东西,是被包裹在一层厚厚的凝胶之中,只有一个脑袋,下面的肌肉,骨架却像是新的一般,部分地方竟然已经开始出现一层嫩嫩的皮肤,粉嫩到吹弹即破的程度。

我胆战心惊的捡起电筒,颤抖着手向四周扫了一圈。只觉心战胆栗,六神无主。

在这个足足一亩多地大小的石洞之中,树立着一颗几十丈高的巨大的青铜树,树干上汇满了云纹,主干中部有两层树枝向外展出, 两个主干顶端分别立着两个玛雅神庙之中见到的怪物的雕像,戴着白色的面罩, 方脸、大眼 、高鼻、大耳 ,鸡爪一样的脚。

青铜树的周围密密麻麻的堆放着不下一两千个同样如同虫茧一样的凝胶,每个虫茧之中都有一个人形生物,有的脑袋已经发育完成,有的凝胶中还只是骨架,有的已经手,脚等已经发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