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贞观小先生 > 第十章 洽谈会

第十章 洽谈会

小说:贞观小先生 作者:肥皂快乐水  字数:2527

 泼皮无赖们到了巷子口上,就看到丁宅的门前停着辆豪华马车,还站着几名彪形大汉,从穿着上就可以看出是大户人家的护院。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泼皮们看到这种气势,心里犯起了嘀咕,知道这样的人他们惹不起,可是他们又不甘心就此离开,至少也得看看,这丁家跟什么人来往,好回去跟主子交代。

不久以后,从丁府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掌柜,和一男一女两位少年,他们说说笑笑的,看样子关系密切。

对于这两个少年,泼皮们没有什么印象,不过那个掌柜的他们却认识,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和丰楼的周掌柜,他背后的靠山可是京兆府的府尹楚恒。

泼皮们清楚,这样的人物,别说他们惹不起,他们背后的主子也惹不起,于是他们灰溜溜地离开了。

从昨天开始,桥文就开始约谈他的合作对象了。

接连几天,醉仙楼李掌柜的脸色很难看,他实在是想不到,历来被他看不起的望月楼突然火爆了起来,虽然他们那里菜价定得太高,可是醉仙楼的生意仍然受到了一些影响,不少有钱的老客户都跑到望月楼去了。

醉仙楼背后的东家是京兆府的长史姚迁,还是长公主的女婿,他慕名而来品尝了望月楼的新菜,赞不绝口,对望月楼的生意火爆也很眼红。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姚迁指示李掌柜,一定要设法弄清楚望月楼新菜的秘密。

李掌柜派伙计从望月楼买来了一些新菜,品尝过后羡慕不已。

他仔细研究了这些新菜,从食材上看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可是加工出来的火候却难以把握。尤其是那些蔬菜,无论是蒸和煮,都无法做到那种熟而不烂,恰到好处的状态。

他打听过了,望月楼的新菜是用一种浅口铁锅炒出来的,也打听到了那种铁锅的出处。他知道这种新菜的秘密,就在那口铁锅上,他觉得假如自己有那样的铁锅,仔细研究的话,那种新菜的火候也应该能够掌握。

不过,要想做出望月楼那样水准的新菜来,还有两个难题,第一个就是那种铁锅买不到,都已经由望月楼包销了。还有就是新菜里面种特别鲜美的味道,究竟添加了什么,也只有望月楼能够掌握。

李掌柜把这些情况向东家长史姚迁汇报了,姚迁指示李掌柜跟望月楼的丁掌柜谈谈,看看能不能合作,假如丁掌柜不同意,他再想别的办法,一定要把望月楼秘密掌握在自己手里。

李掌柜知道,想从丁掌柜那里分一杯羹很难,假如自己掌握着这样的发财秘诀,也绝不肯让别人染指的。www.35xs.co

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朝着望月楼走去。

望月楼的生意如今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打他的主意的人可不只是长史姚迁一人。

李掌柜刚刚走到望月楼的门口,就看到了丁德富送一个衣着光鲜的掌柜走了出来,此人他见过,是长安城最大的酒楼之一海汇楼的王掌柜,他背后的东家可是当今的国舅爷,娴妃娘娘的弟弟赵蒿,如今任礼部侍郎。

“他怎么也来了?”李掌柜觉得事情更难办了。而且,他看到王掌柜胖胖的脸上满意的笑容,恐怕是已经跟丁掌柜达成了什么协定。

李掌柜觉得事情没有希望了,可是想起东家的吩咐,他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哎呀,这不是李掌柜吗?”丁德富满面春风地迎了上来。

李掌柜脸上堆起笑容,双手抱拳,言不由衷地恭维道:“恭喜丁掌柜,望月楼的生意真是太好了。”

丁德富谦虚地说道:“哎呀,李掌柜说笑了,我是个粮商,做酒楼的生意就是赶鸭子上架,很多事情还要向李掌柜请教呢。”

李掌柜认为丁德富是在嘲笑自己,拉下脸来,不悦地说道:“丁掌柜是取笑在下吗?”

丁德富依旧满面笑容,诚恳地说道:“在下绝无此意,我不善于经营酒楼,想跟李掌柜合作,正打算去给您送请柬呢。”

李掌柜一时有点儿发蒙,他不确定地问道:“您说要跟我合作,如何合作?”

丁德富说道:“明日下午,我会准备酒宴,请您过来商议,既然您亲自来了,我就不送请柬了,请您到时一定赏光。”

李掌柜虽然弄不清楚,丁德富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可是这样的机会他绝不会放过,于是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在望月楼最大的包间望月阁里,坐着十位掌柜,其中有海汇楼的王掌柜、醉仙楼的李掌柜、东市和丰楼的米掌柜、太平楼的高掌柜、南外楼的杨掌柜等,都是长安城中名气大靠山硬的酒楼掌柜。

此刻·,在他们的面前摆着美味佳肴,还有新近推出的新的炒菜品种,色香味俱全,令这些掌柜的们十分羡慕。

不过,这些人都没有胃口,他们等着看丁德富到底能够抛出什么样的合作意向,而且他们看到来了这么多的酒楼掌柜,更是不知道

丁德富到底想要干什么。

好在丁德富没有让他们久等,雅间的门开了,一个一袭青衫,清秀儒雅的少年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美貌的少女。

丁德富见到那少年,起身说道:“各位掌柜,关于望月楼与众位合作的事宜,请这位桥先生来讲解。”

众位掌柜中大部分人不认识的眼前的少年,看到他年纪虽轻,可是他往那里一站,气定神闲,有着一种一般成年人所都不具有的沉稳气质,甚至有种久居上位者的威仪。

掌柜的们中间有跟桥文见过面的,亲热地的跟他打招呼。

桥文拱手微微一笑,开门见山地说道:“各位掌柜,望月楼的菜品叫做炒菜,是用特制的铁锅烹饪而成的,里面还特别添加一种叫做味精的特殊调料,味道的好坏我也就不再多说了。

望月楼现在推出的菜品,只是最普通的家常菜,今后每个月都会再推出六道新菜,档次会逐渐提高,利润也会相应的提高。

望月楼只是一家小酒楼,只有五个雅间和楼下的十四张几案,即使是这样的规模,目前一个月的利润也可以达到一百二十贯,随着菜品档次的提升,预计可以达到二百贯。”

“这么多啊。”

“是啊,太厉害了,我的那家酒楼面积比望月楼大八倍,纯利也达不到这个水平。”

“嗡嗡嗡”,众人都十分羡慕,议论纷纷。

海汇楼的王掌柜是个直脾气,他说道:“这位桥先生,您就说说怎么跟我们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