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小说:女主又在改剧本[快穿] 作者:锡纸锦鳞  字数:4601

 “砰!”

大门在眼前合上,尹阳被无情地拒之门外。www.35xs.co

“......”

所以其实不管他怎么回答,她就没想让自己进屋是吗......qaq

旁边还有个已经疼到昏厥,只剩下无意识呜咽的‘前男友’,尹阳站在门前犹豫再三,还是没敢试探闻歌的底线,他不觉得自己能抗住对方一脚......

“姐......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尹阳垂头丧气,有些失落的离开了这里。

临走前,看到墙角死狗一样的秦鹤轩,出于人道主义尹阳打了个报警电话,没过多久住在旁边的邻居回家看到走廊里卧着个人,吓了一大跳,赶紧也找物业报警,一阵兵荒马乱最后连救护车都来了。

混乱中碰掉了他的帽子和口罩,围观中有人惊讶地认出这人好像是个挺火的小明星吧?

暗中有人留下现场照片和小视频,有关“当红爱豆公共场合非礼女性”/‘网传某男明星因伤不举’‘网曝某当红鲜肉性.癖不慎玩进医院’等等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这些都被闻歌看在眼里,嘱咐戴水军注意好网上风向,撒下渔网按兵不动。

她暂时还是把主要重心都放在电影拍摄中。

从这天起闻歌就彻底扎在了《无间》剧组里,剧组的工作稳步进行,闻歌在剧组里迅速在几个主演以及大部分工作人员中竖立了鲜明的形象。

她从不与人长袖善舞,有时候甚至还可以说冷淡,但她一切靠实力说话,跟她一起工作特别省事儿,工作中遇到这样的同事实在是太幸福了,逐渐剧组人员们和她相处的情谊反倒更可靠一些。

渐渐地大家发现闻歌这女人不一般啊,越是相处的就,就越是让人看不透,却又很奇特的让大家会不自觉围着她转。

圈子里经常流行一句话,小红靠捧大红靠命,这个闻歌......说不定就有那个命。

这是一种娱乐人的直觉。

身为剧组里唯二的女演员,潭娇然逐渐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她是目前上升期势头最猛的几位小花之一,演技好情商高还有一定的背景,可就是这样的她在看起来藉藉无名的闻歌面前,竟然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和闻歌之间的差距。www.35xs.co

“电影已经开始做后期宣传了,我看孙导的意思,是想把闻歌放在二番的位置?这样岂不是把你给压下去了?”保姆车内,潭娇然的经纪人神情很不满意,潭娇然是什么咖位,竟然要被一个小新人压番位,传出去外头该怎么唱衰你。

“不行,我得去跟孙导提一提,当初签合约说好的你是女一号,结果临时改剧本生生给加进去一个人物,我看孙导就是故意拿你当跳板来捧这个闻歌,太欺负人了!”

潭娇然叫住了经纪人,想了想,她摇头叫经纪人先别冲动。

“电影还没上映,孙导明显是冲着奖去的。这时候传出同剧组女演员压番的绯闻影响不好,我正处在转型期,不能得罪这些大导演。”

“那难道就这么吃个闷亏?”

“后期宣传的海报怎么制作我不管,我们只要保证我的名字在闻歌前面,其他的先不要提,安心把戏拍完。”

至于闻歌,潭娇然想了想,好看的眉心蹙起,“我总觉得闻歌这个人看起来不简单,我不相信人可以靠运气走一辈子,等等看,先不要得罪她。”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怕一方的气势先弱下去,这一时低头很可能就是一辈子低头。

潭娇然自己都没意识到,面对闻歌她已经下意识开始自动避其锋芒,这在不进则退的演艺圈是大忌。

经纪人明显意识到了想再说什么,却被潭娇然避了回去。

气得经纪人直翻白眼:“让吧让吧,等她火了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潭娇然一笑:“哎呀,说不定那时候,正好能让我们抱上一条大腿呢~”

一场暗藏的女明星撕番危机因为其中一方的直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后来的后来,潭娇然回顾过往很庆幸自己此时的直觉,当然这都是后话。

今天是《无间》的最后一场戏,是全剧最惊心动魄的场面,也是危险系数最高的一段戏。

......

乱巷中,沈落在奋力逃命,他的身份最终还是暴露了。

身后的枪响越来越近,在跑出路口的刹那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在他面前停下一辆黑色轿车。

车门弹开,冷清的女声冲他喊道:“上车!”

电光火石之间沈落飞扑上车,同时看清了车里的人是让他大为震惊,“萧瑶?!”

萧瑶还穿着她日常的棉质长裙,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车子旋转摩擦出刺耳的鸣呜,一脚油门飞驰出去。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后座有头盔和防弹衣,你脚下的车垫下面有一个文件夹,拿好文件,七分钟后会经过跨江大桥,等到了桥上听我命令,随时准备跳江。”

一上车萧瑶就冷静地下达命令,眼神如炬飞躲身后的追兵,沈落还没从看见萧瑶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边按照吩咐翻出文件夹藏进怀里,一边穿好防弹衣头盔追问:“你怎么办?”

“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要上桥了。”

沈落一怔,“你不一起跳?你想干什么!”

“3625,这是命令!”

3625是沈落的警员编号,知道这串数字的人不超过一只手,至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萧瑶就是重新联络起信息链的那只手,是隐藏在帮派中最深的那颗钉子,她和自己一样!

“准备!”

车子终于开上跨海大桥,萧瑶狠踩油门,大吼一声:“跳!”

“是!长官!”

头盔里的沈落表情决绝,声音被闷在头盔里,毅然决然飞出车外,犹如一只的大雁垂直朝江中坠落......

“卡!”

“快快!赶紧看看人怎么样受伤没?”

江水中,一个人影冒出头,在江边等候的救生船成功把人拉了上来,隔着江面朝对岸竖起大拇指,表示一切安全。

“太好了!”孙导见状大松一口气,然后赶紧跑到摄像机旁边去看刚才拍摄到的镜头画面。

闻歌披着毛巾从救生船上走下来,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眼睛清亮一点儿没有跳江之后的虚弱和害怕。一旁的夏小梦连忙抱着羽绒服裹在她身上。

没错,最后这一幕原本是卧底沈落跳江的场景,因为危险系数太高用的是替身,而这个替身正是闻歌。

原本程天宇想自己来的,奈何他恐高,始终无法克服生理上的恐惧,最后只能用替身。恰好闻歌在就顶上去了。

程天宇十分羞愧,从闻歌上岸就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一直嘘寒问暖。

“理没事吧?”

“有咩撞到蜡里?”

“要咩叫医僧?”

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让剧组的女生来给他做替身,实在是又羞愧又担心,虽然闻歌自己说她本来也是替身演员,宽慰他别单心,但再怎么样她都是女孩子啊!

看着闻歌从桥上一跃而下的身影,程天宇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我没事,去看看镜头拍的怎么样。”

“好好,介就去。”

孙导忙着看镜头中拍摄的画面,闻歌和程天宇一起凑了过来,几个人聚在一起把画面连贯看过一遍,闻歌不愧是专业的替身演员(孙导心中),跳跃的姿势很有镜头美感,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调整,身形看起来和程天宇几乎一样,不细抠丝毫看不出来是替身,关键的是为了怕显臃肿她根本没穿加厚垫。

总而言之就是非常好,孙导看完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大拍手,“可以可以!天宇再补拍几个脸部特写就ok了!”

为了这场最精彩的追逐画面,孙导特意申请了一段封路在一大早过来拍摄,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把其中几个镜头补拍一下。

他转头刚要说话,一看闻歌身上竟然还穿着湿衣服呢,忙惊呼催她快回车上:“哎呀你怎么还穿着湿衣服呢,赶快去换衣服把头发吹干净,这种天气你想生病吗!快走快走!”

闻歌在导演和经纪人的催促下回到车上去换衣服,排完这场戏,她和所有演员一起杀青,代表这部电影的所有画面拍摄全部完成。

《无间之刃》,杀青了!

**

当晚,孙导组织《无间》剧组全部演员和工作人员大聚餐。

“感谢这几个月大家共同的努力,电影杀青,接下来就辛苦我们的后期和宣发了!”

孙导野心很大,在拍摄期间他杜绝了一切探班的行为,就是想要在年底的电影节上黑马亮相。这部电影从夏天拍到了深秋,一路走来说容易也不容易,作为已经看过整体原片的导演,他大有信心。

“祝我们的电影票房大卖!口碑长虹!”

闻歌作为初期的一个小透明/关系户/绯闻女王等等一身标签加身的人物加入剧组,在结束后的当晚,竟然是最多人去找她合影留念的。

“女侠,我办了你说的那个俱乐部的年卡,有时间一起去健身啊!”

“闻姐,谢谢你上回帮我正骨,我现在脊椎特别灵活,比去医院都好使!”

“女神~你最近是不是在炒股,带我一个嘛~”

“师父!我想跟你学功夫!”

......

此时此刻大家才发现闻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剧组里最受欢迎的人。

当晚大家嗨到凌晨,闻歌来者不拒又千杯不醉,一人撂倒了全剧组,大家又发现了她一个特别厉害的地方,特别能喝!

服了,这人是五粮液成精了吗!

最后一个人举着空掉的酒杯高喊一声“你牛!”咕咚翻下桌子不省人事,看着满屋子的醉鬼,闻歌撸起袖子一个个给安排送回了家。

放了三天假,夏小梦开始翻邮箱给闻歌挑选新本子了。

于此同时有一个好消息传来,《盛世》的后期制作已经完成,各部门审批也拿了下来,将在视频网站上提前进行网络播出。

也就是说,闻歌经历了长达一年的空窗期后,终于又有新作品可以播出了!

随着《盛世》的开播,精良的制作、大气的场面、精美的后期,加上各位演员的高颜值不出戏,引得网上一片热潮,贴吧超话同人cp图纷纷出现,讨论度愈发地浓烈,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就在“夜影杀手”上线之前,一则有关该剧某女演员戏外抢角色的八卦新闻开始在网上流传——

【这个人好眼熟,我之前是不是吃过她的瓜?】

【哇,我吃这个颜~~姐姐演的什么角色啊?】

【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那个前段时间传被包养,还打人的那女的吗?卧槽我还以为她糊了呢,原来不声不响接了大ip......啧啧如果是她这八卦可信度就很高了,毕竟她在这方面的黑料可不是第一次。】

【emmmm我想说楼上好了解,所以有没有人好心告诉我一声她在剧里演的谁?我咋没看见?】

【我看了花絮,她还没出场。】

【???角色还没播就开始炒热度!滚粗!!不要败坏我们小破盛的纯洁!】

......

看着网上逐渐形成的一股黑暗风潮,闻歌笑着摸摸手中的渔网,打开霸总工作群,呼叫水军小团队。

【霸总:下雨了,起来收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