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灰色寄语 > 一一九 牵魂遇无常 上

一一九 牵魂遇无常 上

小说:灰色寄语 作者:小夕夕阳红  字数:3571

 不清楚万妙止的爷爷住在哪里,我只是坐在车上闭目养神。www.35xs.co下车前见到过好几次站岗的卫兵,他们都是英气勃发的,仪表堂堂。

他小姑虽然被顶嘴呛话了,可好像并没怎么生气。我像个小跟班默默地跟在后面,她也只是看了我一眼,这一眼让人畏惧不安。这就是气场,站在华人顶级圈子里的气场。

他爷爷的家不同于他的家,很古风。无论是门檐、家具,又或是茶杯、水壶,都很有古韵。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看着大概也是近八十岁的年龄了。那双有点畸形的,如同枯木的双手,仿佛看到了上个世纪的战争岁月。他们是铁血、热血的第一代,是我们如今和平生活的缔造者,让人肃然起敬。

“你来干什么?”老者坐在大厅的第一句话。可给人的感觉不是这样,让人总觉得是在有意等着万妙止。

“看完姥姥我就走。”万妙止连头也不敢抬,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哪怕没有任何错事。

“唉,去吧。”老者看着我们说:“他们在客厅休息就好,晚上一起留下吃顿晚饭再走。”

这句话我和邓珊莉听着估计没多大感想,最多只是觉得语气之间的转变有点快。可万妙止、王溪凨以及他小姑就不一样了,特别是万妙止,抬头的一瞬间,满满的惊讶和开心。

万妙止在他小姑的陪同下进了内房,我和邓珊莉跟着王溪凨来到了另外一间客室。

“妘夕,你跟我哥真的是同学吗?我怎么感觉你跟我俩才一般大。”王溪凨问我。

“你哥显老,我瘦小当然显年轻。再说了,同学不一定是指学校里的,我还有五六十岁的同学呢。”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折腾,也有点心事。

这一家人对万妙止的偏见本就有点滑稽,如果这时牵魂,那不他又得背一次锅,虽然背得理所应当。www.35xs.co

“你包里买得那些东西是做什么的?”王溪凨神情有点好奇。

丂!果然还是说了,不愧是闺蜜啊,都没有秘密的。

“这个你问你哥,我帮他买的。”该甩锅时还是得甩锅。

“哼!”王溪凨站起身上下打量我,说:“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可别带坏我哥。还有,别打莉莉的注意,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说完还笑着看了邓珊莉一眼。

邓珊莉没说话,只是看着我,像是在等我答复。

这才是王溪凨的本性吗?这才是有钱有势的人的心态吗?虽然难听,可此时我却听着格外舒服,没有桃花运几好,差点以为自己是人见人爱了,那不得花开花落。

“呵呵,你哥要是点头,我立马离开首都。”还是得说几句,不然这种嘲讽会一直持续:“她确实是只白天鹅,可我吃素多过于吃肉,且根本不喜欢吃天鹅肉,一点也不喜欢。”

“那你干嘛捏我屁股,还那么大力气?”邓珊莉突然说道。

噗…

妳大爷的,我什么时候捏你屁股了?看你屁股也是你要求的,虽然又翘又饱满,可我碰都没碰一下,怎么信口胡诌呢。

“好你个人面兽心的妘夕,长得还算斯文,没想到是个流氓。”感觉像是王溪凨被捏了屁股一样,气到要翻脸:“吃完晚饭后,你最好自己离开,不许再跟着我哥。”

我直瞪瞪的看着邓珊莉,说:“冤枉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而且这种帽子没人会喜欢戴。”说完又对王溪凨说:“放心,我压根没想过在这里、在首都长待。若非你哥哥诚心相邀,鬼才愿意来。”

屋子里一下冷清了,直到我的电话响起,是王典打来的。

“夕,你在哪?出来聚聚!”他回WH了。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有事来首都了,回去了给你电话,再好好聚聚!”我都怕跟亲近的人在一起了,怕害了他们。

“晕死,跑那么远?还打算今晚宿醉呢。唉!现在都没人了,只有你了。”

是啊!没人了,才一年的功夫,就物是人非了。

见到万妙止时,他仿佛哭过一样,神情很哀伤。我也不好怎么安慰他,食道癌的人确实很惨,可什么晚期癌症不惨。不同的是其它癌症是疼得无食欲,不想吃,而食道癌是想吃吃不了,只能打营养针。

“决定了?”我偷偷问他。

“决定了,吃饭时你尿遁溜,我现在去找个合适的房间。”他很坚决。

“可是,这样会让你再次背锅,你以后在家的处境就更加艰难了。”

“怎么说呢,也许这一家人内心里是非常希望我回来的,是非常希望我就是灾星。”他似乎察觉到什么。

也是的,这样他们都轻松了。

…………

晚饭时,除了他小姑,还多了他大伯,以及他小姑的儿子詹佑军。

听着饭间谈话,他大伯的职位比部长更高一级,而且正管公安部,难怪那些虾兵蟹将的警察那么怕呢。这也是一个快垂暮的老人了,没有军人那般的威严,有的只是不停的咳嗽,而且额头有蓝线,有人要害他。

万妙止偷偷告诉我,詹佑军从小就是他的小跟班,哪怕双方父母都有意见,可詹佑军依然死心塌地的粘着他。难怪那么多平辈没来,就来了这一个。

“小家伙哪里人啊?”他大伯突然问我。

我心中早有想法,只要他开口跟我说话,那就结一个善缘。既然怕警察,那我就拉一个大靠山。

“湖北人。”我恭敬的回答。

“湖北啊,好地方!千湖之省啊,以前还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又对老者说:“爸,你也是吧!以前还听你唠叨过WH德华楼的包子。”

老者这时露出微笑,像是在回味过往,端起酒杯对我说道:“德华楼的肉包子和年糕、蔡林记的热干面、五芳斋的汤圆和粽子,还有什么啊?老了,记不清了。”

我连忙抬起小酒杯一口喝了,笑着回答:“还有四季美的汤圆、老通城的豆皮!您不老,血统在这呢,至少还能活三十年,寿比南山!”

“哈哈哈!对对对,还有汤圆和豆皮!”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越老越爱听马屁,越爱听吉祥话,老者笑着说:“那就借你吉言!”

“马屁精,不要脸。”王溪凨一旁嘀咕。

“哎?怎么说话的?”他大伯训斥。

看着王溪凨挨训,我可高兴了,借着酒劲说道:“伯伯,有些事我不是很懂,但还是得跟您说说。您的气色不是很好,最近应该有小人作祟,您还是得防着点,性命堪忧啊!”

这句话说完我就后悔了,空气一下子静的能听到蚂蚁赶路。

一旁的万妙止忍不住解释道:“爷爷,大伯,我朋友懂得观相,祖传的,很准的!”

“胡说八…”

王溪凨还没对我吼完,她大伯一个锐利的眼神投射过去,又严肃的对我说道:“小伙子,你跟我来一下。”

好巧不巧,来的房间正是万妙止选得房间,我决定大胆的试一试。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都看出什么了?”他大伯有点紧张。

“伯伯,您信鬼神之说吗?”没等他回答,我又说:“实不相瞒,这次我来首都是万妙止相邀,帮姥姥牵魂的。”

他大伯眼神一下子瞪大了,说:“牵魂是什么?”

“人死走黄泉,再排队忘川河,等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再渡冥河,才能到阎王殿报到。姥姥阳寿未尽,万妙止看着心疼,不想她老人家受苦,便请我打通阴间关系,带姥姥顺利走通黄泉路到达奈何桥,这样姥姥阳间不受罪,阴间也不用受苦。”

“唉!”他大伯长叹一口气,说:“其实妙妙是个好孩子,只是父亲太爱母亲了,所以偏见很大。这些年过去了,毕竟是嫡亲孙子,他应该放开了。可是受他的影响,其他人反而偏见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

这些话我相信,不然他也不会来吃这顿饭,这个地位的人谁不是日理万机。

他看了下四周,目光落在我事先留下的背包上,说道:“你是准备在这里做法?”

“嗯,这是我们事先安排的,我也正准备尿遁来做法呢。”还是赌对了,按他的话,这一家人除了他,其他人根本不能任我说出实情。

“不行,饭间不能做这个。”他想到什么:“我父亲很讲究,饭间离席太长他会有意见,到时肯定会让人来寻你。”

“您不反对我这么做?”有他帮忙,我又何必这么的偷偷摸摸。

“不会反对,内心里也没人会反对!看着奶奶受罪,谁心里好受?可谁又敢第一个说放手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饭后我帮你安排,现在我们回去吃饭。不过,你得让我在一旁看着。”

我想他不仅仅是好奇,更多的是看我有多大能力。他既然没问自己的事,肯定是早先有所察觉。不知不觉中又搅进大漩涡之中了,心中有些后悔了。

“伯伯,这种事是越靠近姥姥越好,如果有可能,在姥姥房间是最好的。选在这里也是因为万妙止不受待见,只能退而求其次。”

“可以,我帮你安排。”

“那行,您若是不害怕,倒时可以一旁看着,不说话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