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 第二百四十章 女人的心思,节日的暴动

第二百四十章 女人的心思,节日的暴动

小说: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作者:函数的自变量  字数:2798

 “你用什么证明?”汴梁依旧不相信她。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陈为民心里苦笑,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质疑过。

她平时是一个高傲的人,即便被误解,也从不刻意去解释,就像黑子炸弹那次,当汴梁质问她的时候,她也没解释。

而如今,当她想解释的时候,却发现,不会解释,也没法解释。

她手中是有夏愧的手令,但那不是汴梁可以看的。

“算了。”陈为民摇摇头,转身往园林方向走去。

既然汴梁不相信她,那就算了吧。

她又恢复了往日的姿态,昂着头离开了。

因为不能杀人,那两个守卫对她来说,显得有些困难。

但也只是困难而已,还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她打算牺牲点色相,只是她的年纪有些大了,若是再年轻十年,她有绝对的信心,能轻松的进园林。

她松开了胸前的两个纽扣,脖子下露出一大片雪白来。

她又卷起了裤腿,让纤细的小腿露在外面。

做完这些,她露出了自以为最迷人的笑脸,往两位守卫走去。

走的近了,已经能看到门口的牌匾,上书四字:族家园林。

门口的地上,也有四字:非请莫入。

呵呵,看到这四个字,陈为民心里就笑了。

作为一个女人,特别是她这样有姿色的女人,有的是方法让人邀请。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

陈为民就笑着,用最妩媚的姿势向守卫们打招呼,“两位大哥,请问。。。”

她的话还没说完,左边那个马脸卫兵挥手就是一拳,将她剩下的话打回到肚子里面。

打她的那个卫兵冷冷的看着她,嘴里蹦出来两个字来,“骚货。”

一听到这声音,陈为民立刻知道为什么挨打了。

因为说话的是女声,那个卫兵竟是个女的。

对一个女兵,特别是长的像男人的女兵使用美人计,那可真的是,自讨苦吃。

陈为民只能苦笑着捂着肚子起身,回头望了一下。

看到汴梁就在身后不远处,瞬间有了主意,她上前在卫兵耳边轻轻的说了两句,那卫兵马上义愤填膺的冲出。

汴梁跟着她过来,主要是闲着无聊,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正开心着呢,不想女兵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一句话不说,对着他就是一拳。

汴梁侧身闪过,反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往后一拧,便将卫兵给制住了。

“你干什么?”他不解的问。

刚才看到陈为民挨揍,自己不过是笑了笑而已,怎么突然就被卫兵盯上了?

“呸,你个抛妻弃子的无耻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卫兵狠狠的说着,看她的表情,真的是咬牙切齿。www.35xs.co

“我。。。”,又被陈为民坑了!汴梁很生气,他正想解释,可是另一个卫兵也攻了过来,他不得不先招架。

好在,这两个卫兵的拳法实在太差,他轻易的又制住了另一个卫兵。

然后,他抬头去找陈为民,却发现她正笑着朝自己挥挥手,转身走进了族家园林。

花郎!汴梁在心里骂着,自己只不过是因为好奇跟过来看看,没想到又被她摆了一道。

“你给我等着!”他心里不爽,嘴巴里说着狠话。

谁知马脸女兵听了后,奋力的挣扎起来,一边说道,“要不是今天禁杀日,我就一枪崩了你!”

汴梁来气了,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自己出手也不会这么客气。

“没脑的家伙,那个骗你的人已经进去了。”汴梁冷笑着提醒她们,就是要让她们认识到错误。

谁知,他话音刚落,陈为民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来。

在她身后的族家园林里,有一群脸上画着乐海族旗子的人。

“擅闯园林者死,今天算你运气!”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说。

“哈哈哈。。。”望着正在地上打滚的陈为民,汴梁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他准备好好的奚落一下这位心机沉重的女人。

没想到的是,他手下的马脸女人也很配合的说,“让你嚣张。”

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汴梁刚打算赞扬她几句,夸她醒悟的快,随知马脸女子话音刚落,一阵尖锐的警报声响起。

“花郎!”夸奖的话立马变成了骂人的话。

这女人,刚才说的不是陈为民,而是自己。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待会被卫兵们围住可就麻烦了,自己还要出城呢。

他双手用力,将两个卫兵朝陈为民推去,同时脚步后撤,人也往街市中退去。

谁知道,他才退了两步,一转身便停住了。

前面街市里冲出很多人,看他们的装扮,都是小摊小贩。

怎么回事?汴梁不解。

他很想问问为什么,可是前面的人太多,来的又快,根本没有时间。

哎,汴梁心里叹息一声,早知道好奇心不该那么重,现在好了,又得跑了。

三面都是人,只能往园林里跑。

他抬头就跑,没几步便来到门口,眼见就能入林,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那群脸上有飞鱼旗的人。

“擅闯者死。”临头的双手叉腰,冷冷的说着。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传来更重的声音,“杀人者死!”那个声音很杂乱,是一大群人喊出来的。

汴梁回头,就听到马脸女兵关闭了警报,一脸懊恼的说,“按成了杀人警报了。”

“噗。”陈为民这时也来到园林门口,她笑着用手指着汴梁说,“在禁杀日里遇到杀人警报,你麻烦大了。”

汴梁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这是在诱导民众,但事情紧急,来不及找她算账了。

“你个女杀人犯!”他大喊一声,冲进了园林。

园林里堵路的那一群人差不多有十来个,而门口过来的,至少有好几百。

汴梁心里一掂量,立刻选择了冲进园林。

不知道那群暴民看到非请莫入四个字,会不会停下脚步?

他想着,随手将挡在面前的两人轻轻的抛在空中。

“打杀人犯!”背后的喊声就像是海浪,一重高过一重,中间还夹杂着陈为民的吼叫,“汴梁,你个逃犯,竟敢诬陷我。”

这个该死的女人!心思还真坏,竟想进一步暴露自己,也不想想,这里可是深海城,她这军工厂销售主管的身份,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汴梁正准备将她的身份喊出来,却听到一阵尖锐的枪声响起。

那是警讯枪!通常是用来传递信号的,声音巨大,而且能传出好几公里之外。

这是?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汴梁站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发现那群追着自己的园林守卫也停了下来。

远处,马脸卫兵正举着枪,枪口还冒着白烟,看这样子,刚才那一枪就是她放的。